8文庫 > 現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歡 > 97.小奶狼X鐘薇薇【三】
    應馳很少跟人聊起這些話題,以前在學校寢室, 室友有時候會聊起喜歡的女生。

    在拳擊隊集訓的時候, 他跟石磊楊璟成住同一個寢室, 他們也會聊起這些。不過他們說話比較直接, 有時候直接說葷段子,聊天尺度也比較大,比如哪個胸大,哪個腿長, 哪個腰細『臀』翹等等。

    每一場比賽都有拳擊寶貝, 兩人還會開玩笑, 說更喜歡哪種類型。

    石磊和楊璟成大概覺得他太單純了, 會故意把話題引到他身上,問他喜歡什么類型的, 胸大的還是腿長的?

    應馳覺得談論這些東西, 就跟意/『淫』一個女生似的, 總覺得不太好, 他不太敢深想,每次都罵他們:“你們能不能想點健康的東西?!”

    他看著鐘薇薇的眼睛,忽然搪塞不過去了,也不想對她撒謊,只能垂下眼,耳根微紅:“不知道……”

    鐘薇薇很滿意, 挑眉問:“不知道, 那就是沒有喜歡的女孩子咯?”

    應馳頓了斷, 含糊地“嗯”了聲。

    鐘薇薇嘴角弧度彎起來,不過,她還是想再確認一下:“顏夕那樣的女孩子喜歡嗎?她很可愛,也很活潑!

    應馳愣了下,薇薇姐以為他喜歡顏夕嗎?他雖然遲鈍了些,也不怎么開竅,但喜不喜歡一個女生,他還是分得清楚的,他仔細想了想,覺得自己對顏夕跟高中的時候對同班女生感覺是一樣的,這樣就肯定不是喜歡了對不對?不然他豈不是要喜歡很多人?

    想到這,少年笑了下說:“顏夕很好,我很喜歡她!

    鐘薇薇愣住,呼吸一窒,眼睛慢慢酸脹,她連忙低下頭,下一秒,就聽見他繼續說:“但是你說的是喜歡女朋友那種喜歡嗎?那不是的!

    鐘薇薇重重松了口氣,眼睛都紅了,她輕輕吸了口氣,抬頭看他。

    死小孩,說話不會一口氣說完嗎?

    差點……

    心碎了。

    她品了品他的話,心里大喜,挑眉看他:“你還知道對女朋友是哪種喜歡?看不出來啊!

    應馳不知道她最近怎么老是拿這個話題來聊,開他玩笑?逗他開心?還是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他撓撓腦袋,耳根微紅,有些窘:“薇薇姐,我又不是傻子,喜不喜歡哪個女生我還是分得清的!”他頓了頓,小聲嘀咕,“你跟我姐就不用想方設法轉移我的注意力了,我也不擔心一顆腎找不到女朋友了,真的。我那天就是隨口說說的,真的沒有很擔心找不到女朋友,就算真的找不到也沒關系……”

    鐘薇薇愣了一愣,沒想到他一下說那么多話,忍不住笑:“真的分得清?”

    應馳點頭:“真的!”

    鐘薇薇心里有些復雜,既然分得清,那他知道她喜歡他嗎?有一點點感覺嗎?還有……他對她有沒有一點點感覺?她都表現得這么明顯了,他以為她只是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嗎?!

    她在心里嘆了口氣,伸手『摸』『摸』他的頭,安撫道:“放心吧,女朋友會有的!

    應馳有些別扭,卻沒躲,薇薇姐最近老愛『摸』他的頭,他忍不住求饒:“我知道,薇薇姐你就別說了,好像我多著急找女朋友一樣……我才二十歲不到,還年輕,真的不著急!”

    鐘薇薇哈哈大笑:“好!

    是她著急了,行么?

    鐘薇薇站起來,幫他把枕頭放下,想讓他休息一小會兒。

    應馳卻說:“我不想睡,我想下來走走!

    他年輕身體又好,其實恢復得很快,基本上沒什么大問題了,鐘薇薇笑笑:“好,不過現在天氣冷,不然可以陪你下樓走走!

    應馳笑了下:“沒事,我就在走廊活動一下,躺很久了,感覺渾身都難受!

    身體里的力量在一點點流失,這種感覺讓他悵然若失。

    鐘薇薇有些心疼,微笑道:“我陪你走!

    多遠,多久,都陪你。

    兩天后,應馳出院了,春節也要過了。

    應馳出院后,鐘薇薇就沒辦法每天都去看他了,畢竟她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天天去他家。偶爾應歡會叫她過去吃飯,那個就例外了。

    春節過后,大三下學期開學了,鐘薇薇去學校報道。

    應馳在家休養了一段時間,他是三月中旬開始來學校上課的,他之前課業落下太多了,還要補考,沒有了顏夕做同學,一切都得自己來。好在教授人特別好,直接讓他去辦公室,幫他開小灶。

    應歡擔心應馳身體吃不消,也怕他一個人太孤獨,不會好好吃飯。所以,每天下課后,她都拉著鐘薇薇一起去找應馳吃飯,教授不知道,還以為應馳有兩個姐姐。

    應馳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一個是親姐姐,還有一個是姐姐同學!

    教授了然,笑笑:“那也是學姐!

    教授走后,應歡電話響了,是徐敬余打過來的,她接聽電話的時候故意放慢腳步走在后面。鐘薇薇跟應馳走在前面,她身高167,應馳剛好180,兩人身高相差不大,她轉頭看他,笑瞇瞇地說:“叫學姐!

    應馳:“……”

    他有些一言難盡地看她,“薇薇姐……”

    鐘薇薇挑眉:“教授說的沒錯啊,我就是你學姐!

    她想了想,總覺得他一直叫她薇薇姐不太好,搞不好真的是把她當姐姐了。學姐好像比薇薇姐好一點,當初她覺得喜歡上好朋友的弟弟有些難以啟齒,甚至不敢想。

    那么他呢?

    會不會因為她跟應歡是好朋友,他一直叫她薇薇姐,所以從來不敢逾越,只把她放在姐姐的位置上。他這么遲鈍,又不開竅,真這樣的話,就算真對她有好感,估計也死命壓抑著,打死也不敢說。

    鐘薇薇催促他:“叫一聲呀!

    應馳耳根有些紅,又沒辦法拒絕,只能小聲喊:“薇薇學姐!

    鐘薇薇:“……”

    所以,只是多了個“學”字嗎?

    這樣好像也可以。

    她笑瞇瞇地應了,喊他:“小學弟!

    應馳:“……”

    鐘薇薇哈哈大笑,笑完了,看著他:“隨便你吧,你喜歡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應馳不知道怎么了,看見她笑也會跟著愉悅,連帶著心底那點壓抑和難過都消散了不少,他看著她,嘀咕道:“其實就是一個稱呼,你喜歡我叫學姐的話,那我就叫你學姐!

    鐘薇薇一愣,眼睛定定地看著他。

    應歡打完電話,走到身后,聽到這話,也愣了一下。

    應馳倒是沒反應過來自己說了兩句撩人的話,他走在前面,一路上一直有人對他行注目禮,還有陌生的女孩喊他的名字。

    他有些窘,但只能點點頭,尷尬地笑了一下。

    因為那幾個新聞采訪,他一下成了學校的名人了。

    應歡大家倒是認識,是應馳的姐姐。

    另一個是誰?長得挺漂亮的,腿又長又直,應馳女朋友嗎?

    一時間,大家都開始好奇應馳的感情生活,校園論壇上,關于他的帖子占了一大半,其中,關于應馳身邊另一個女生是誰的帖子又占了一半,大家議論紛紛——

    【絕對不是女朋友!應馳看起來就像單身弟弟,雖然長得好看,但就是覺得他沒有女朋友!】

    【跟應馳在一起要點勇氣吧,雖然他真的長得很好看,但他只有一個腎,以后身體可能會不太好,后續還會有什么病也不知道……總之,我是不敢的!

    【他之前是運動員,就算少一顆腎應該影響也不太大吧,只是不能做運動員而已,比普通男生還是強很多的,而且人家長得那么好看!我愿意!】

    【身體問題不大,說點現實的東西,他做不了運動員了,學業落下這么多,以后怎么辦?如果他做拳擊手,長得那么好,人氣方面肯定不是問題,各種代言少不了的吧!但現在呢?】

    【只是談個戀愛,拉什么現實……】

    ……

    鐘薇薇看見這些貼子,又氣又無奈,她氣他們隨意議論他,無奈的是她控制不了別人的嘴巴,左右不了別人的思想。

    她只能聯系管理員,一個帖子一個帖子地舉報。

    應歡跟著她一起。

    她很心疼。

    心疼本該站在云端的少年,被生活拉回現實。

    他可以不再打拳擊,可以不參加奧運,但不能因為他不再參賽,就被人拿來議論揣測。在她心里,他身上的光環不是只有打拳擊,他只是她心底單純陽光的少年。

    第二天晚上,應歡有事,不能陪應馳一起吃飯,鐘薇薇也沒具體問她什么事,估計是留學方面的事情。她急急忙忙跑去找應馳,應馳已經在教學樓下等她跟應歡了。

    他看見她一個人來,愣了一下,叫她:“薇薇姐,我姐呢?”

    鐘薇薇看著他,他看起來沒什么異樣,應該沒被論壇上的事影響。她松了口氣,解釋:“她有事情,我陪你一起吃飯不可以嗎?”

    應馳忙說:“可以,我就是問一下!

    鐘薇薇笑:“那我們去吃飯吧!

    應馳說了句“好”,兩人并肩往食堂走,鐘薇薇忽然想起來,這是兩人第一次單獨一起吃飯,她心里有些激動,很快有了主意,她轉頭看應馳,笑著說:“今天我們不吃食堂了好不好?我們去西門的餐廳吃!

    應馳愣了一下,問她:“你想吃什么?”

    “我們先去看看,慢慢挑行嗎?”鐘薇薇哼了聲,“反正,我今天不想吃食堂了!

    少女仰著白凈明亮的臉,輕輕哼著聲,表情生動,有些像……撒嬌?應馳呆愣地看著她,很快把心底的想法揮開,薇薇姐怎么會跟他撒嬌呢?

    一定是他想多了。

    他笑了下:“好,反正我吃什么都可以!

    鐘薇薇彎起眼:“走吧!

    兩人一路走到西門,鐘薇薇把應馳帶到那家學長餐廳。

    包廂已經沒有了,兩人就找了個角落的位置,那邊比較清靜。鐘薇薇點完菜,把以前跟石磊他們的烏龍聯誼跟應馳說了,“那時候徐敬余在追你姐吧,你姐太遲鈍了,她沒說清楚,也沒弄清楚狀況,結果,變成一群人的聯誼……”她忍不住笑,半真半假地吐槽,“你姐在這方面有些遲鈍,你也是!

    應馳猝不及防被吐槽,有些懵『逼』:“怎么又繞到我身上了?”

    鐘薇薇哼了聲:“你不遲鈍嗎?”

    應馳:“……”

    鐘薇薇給他倒了杯水,小聲嘀咕:“你就是遲鈍!比你姐還遲鈍!”

    應馳撓撓腦袋,有些不服氣:“薇薇姐,你就別說我了,我不是遲鈍,我就是沒想那么多,也沒喜歡的人!

    沒喜歡的人……

    扎心了。

    鐘薇薇嘆了口氣。

    剛要說話,就聽見有人叫了她一聲:“薇薇!

    鐘薇薇一聽這個聲音就有些郁悶了,她轉頭看過去,嘴角抿著一點笑:“陸舟,好巧!

    陸舟長得挺周正,他走到他們這桌,他看看應馳。應馳也抬頭看他,覺得他有些眼熟,想了一下才想起來,是以前高中的學長,好像追過鐘薇薇。

    陸舟看向鐘薇薇,笑了下:“我之前約你吃飯你拒絕了,沒想到在這里碰上了,要不一起?”

    鐘薇薇有些一言難盡地看陸舟。

    以前高中的時候,陸舟追過她很長一段時間,有些死皮賴臉,但鐘薇薇沒同意。上大學后,兩人都在a大,陸舟以為她真的是因為高中不想談戀愛才拒絕他的,一上大學又追上她了。

    后來被明確拒絕后,陸舟是消停過一陣子,大二的時候,鐘薇薇看見他跟一個女生走在一起,挺親密的模樣,估計是女朋友。

    大三后,陸舟不知怎么的,又纏上她了。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嗎?

    她抿唇想了想,看向應馳,笑了下:“你問應馳的意見,他沒問題的話,那就沒問題!

    應馳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把問題拋給他。

    陸舟跟鐘薇薇認識那么久,他自然知道她跟應歡和應馳關系好,所以,他并不覺得她跟應馳之間有什么,他笑著看應馳:“可以嗎?”

    應馳看看鐘薇薇,她臉上表情淡淡的,他記得剛才陸舟說她拒絕過他了。

    她好像并不想跟他一起吃飯。

    他抬頭看陸舟,笑了下:“不行,我們已經點好菜了,今天是我請客的,只夠兩個人吃,而且你同學好像在等你!

    陸舟:“……”

    他想說aa不行嗎?

    應馳又說:“你想約薇薇姐的話,那下次再約吧,如果她愿意的話!

    兩人沒有坐包廂,周圍都是人,他本來就惹人注目,一說話,別人就忍不住看過來。

    陸舟面子上有些掛不住,訕訕一笑:“那好吧,薇薇,下次我再約你!

    鐘薇薇沒答應,只是笑了一下。

    陸舟走后,她終于忍不住笑了,看向應馳:“我還以為你會答應的!

    應馳皺了下眉:“我知道你不想跟他吃飯我干嘛還答應?那不是讓你難堪嗎?”

    鐘薇薇心里忽然一暖,抿嘴笑:“乖!

    她心想,這算不算有一點點開竅了呢?或者下意識地護著她?

    飯菜很快就上了,應馳現在不訓練了,食量比以前減小了一些。

    鐘薇薇勸他:“難得出來吃飯,你多吃一點!

    應馳點頭,忽然聽到有人小聲議論他,不過說的不是什么壞事,因為徐敬余拿到了奧運入場卷,這兩天風頭正盛,有人說起他當初說徐敬余每天都洗襪子的優點——

    “你們還記得那個采訪嗎?徐敬余有什么優點?”

    “記得記得,我來學一下:他每天都洗襪子!

    “哈哈哈哈哈!我當初被笑*屏蔽的關鍵字*!

    “小聲一點,被聽到……”

    ……

    應馳汗顏:已經聽到了。

    鐘薇薇也聽到了,她想起當初他面無表情的說那句話就忍不住笑,她看著應馳,小聲問了句:“那你呢,你每天都洗襪子嗎?”

    應馳:“……”

    他紅著臉,有些窘迫,小聲說:“沒有……有時候兩天洗一次,偶爾、偶爾每天都洗……”

    說完這幾句話,他突然覺得有些羞愧。

    他光說徐敬余了,他自己都沒做到……

    鐘薇薇忍不住笑,安慰他:“沒關系,兩天洗一次已經很棒了,很多男生都是一個星期十天才洗一次!

    應馳更羞愧了,低頭扒飯,含糊地說:“嗯……”

    晚上回到寢室,他洗完澡出來,把襪子扔進裝襪子的洗臉盆,想留到明天晚上兩雙一起洗的,忽然想起今天晚上鐘薇薇說的話……

    默默地端起臉盆走向洗手臺,打開水龍頭,開始低頭洗襪子。

    以后,每天都要洗襪子!161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