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現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歡 > 14.第 14 章
    俱樂部里多是20歲左右的年輕小伙,17-23歲的占大比例,而且基本單身。拳擊運動員因為是按照體重分級的,所以身高體重看起來很是參差不齊,顏值也一樣……

    身材好的很多,但長得好看的,卻是稀有物。

    徐敬余就是俱樂部的稀有物了,他一直是俱樂部的明星拳手,很多贊助商不止看中他拳打得好,還看中他的長相。這年頭,做什么都要看一張臉。

    石磊一時氣昏了頭,指著他就說:“對著你就能下得去口嗎?”

    徐敬余倒好水,站在飲水機旁邊,倚著墻懶洋洋地瞥向她:“這個啊,你得問她了!

    應歡:“……”

    所有人都看向她,等著她的回答。

    應歡目光略過這群人,看向徐敬余,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紅色T,黑色運動褲,臉上的傷已經完全好了,那張臉棱角分明,輪廓深刻,確實好看得……就算他混在人群里,不穿紅色衣服,她也能一眼認出他來了。

    那人喝著水,好整以暇地睨她:“說話啊,下得去口么?”

    應歡耳根突然開始發熱發燙,紅了起來,別過臉:“下不去!

    徐敬余挑眉。

    石磊愣了一下,突然拍大腿大笑:“哈哈哈哈,敬王你也有今天!別以為自己長得好看就能有特權!”

    “就是就是,人家就給應馳吹吹!

    “這就是親姐啊,待遇就不是不一樣……”

    “應馳好命!

    一群人跟著笑了起來,笑得應歡面紅耳赤,怎么都這么不正經……

    應馳訓練結束,跑過來找應歡一起吃飯,就看見一群人笑得跟神經病似的,他不明所以,石磊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可真好命,以后你姐姐就要在俱樂部做兼職小醫生了,你高不高興?”

    應馳一呆,看向應歡:“真的嗎?姐!

    應歡笑著點頭:“嗯!

    “啊啊啊啊!太好了!”

    少年樂瘋了。

    徐敬余微微皺眉,這小子得意個什么勁兒?他看了眼笑瞇瞇的小姑娘,輕嗤一聲,拎起水瓶,走了。

    一直坐在旁邊抖腿看熱鬧的陳森然突然笑了聲,鄙視地看應馳:“戀姐控,怪不得會被KO!彼鮾豪僧數卣酒饋,手抄進褲兜,語氣特欠揍,“就你這樣的,也上不了什么大比賽!

    應馳瞬間冷下臉來,怒沖沖地看他:“你說什么?”

    說著就想沖過去。

    陳森然笑:“我說你就是個寶寶!

    應馳:“……”

    他胸口劇烈起伏,一團火氣在胸腔竄動,兇猛地想要沖出來,他想跟陳森然打一架,一拳KO他,他想沖過去,被應歡拉住了。

    應歡站起來,走向陳森然,小臉繃得有些厲害,徐敬余腳步頓住,在她身后停下,怕她控制不住體內的黑暗分子動手給陳森然一個耳光。

    一般男人是不打女人的,但陳森然混,說不準。

    應歡在陳森然面前站住,忽然笑了,“陳森然,我記得你比應馳還小一個月!

    陳森然莫名地看著她:“嗯,那又怎么?”

    她忽然抬起手,徐敬余半瞇了眼,低頭睨她,往前挪了一步,幾乎貼在她身后。不知道為何,就算她真的想打人,他也并不想阻止她,不過陳森然要是想還手,他是不可能看著她被打的。

    不止他,石磊幾個也都繃緊了神經,一時間又不懂怎么勸女人。

    誰知,小姑娘纖細柔軟的小手舉高,落在陳森然腦袋上,輕輕一揉:“所以你也是個寶寶啊,乖一點兒,打架斗毆是不對的,最好能跟應馳道個歉!

    陳森然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呆在在那里,從來沒被哪個女生這么摸過頭,溫聲細語地跟他說過話,少年耳朵漲紅,像被電到似的猛地往后一跳。

    “你、你干嘛?”

    應歡無辜笑:“沒什么,不想你們打架而已!

    徐敬余低頭,有些一言難盡地睨著她,他瞥了眼陳森然,寶寶……虧她叫得出口,他看看四周呆滯的木樁子,說:“都散了吧,該干嘛干嘛!

    吳起從廁所匆匆走出來,剛才劉教練說他幾個隊員要打起來了,他尿了一半,罵了句“這群兔崽子真他媽不省事”就提著褲子跑出來的,一看有些懵了。

    這群家伙聚在一起,圍著應歡,這……哪里有打架?

    他走過去,問徐敬余:“怎么回事?剛才劉教說你們有人想打架?”

    徐敬余聳聳肩:“沒有的事,應歡在夸人呢!

    吳起:“……”

    陳森然覺得有股氣憋在胸口發不出來,抓了一把頭發,走了。

    吳起看看這群家伙,煩躁地擺擺手:“都吃飯去,該休息的休息去,不管你們之間有什么矛盾,都別想著給我鬧事,把身體保持在最佳狀態,要打,上拳臺打!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散了。

    應歡低頭,從徐敬余身旁走過。

    “姐你去哪兒?”

    “洗手!

    應歡看他一眼,“你先跟他們去吃飯,不用等我,我等下要去醫院!

    今天是復查牙套的日子。

    徐敬余聞言,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走在她身后,去休息室換衣服,拿車鑰匙。他今天下午沒有訓練安排,準備回家一趟,正好跟口腔醫院順路。

    應歡站在公共洗手臺前,擠出洗手液,仔仔細細地搓每一根手指。

    徐敬余拿了車鑰匙,靠著墻邊等她。

    應歡洗完手出來,看見他愣了一下,遲疑問:“你找我嗎?”

    他拋了下車鑰匙,直起身,“走吧,送你!

    應歡還沒反應過來,跟在他身后,“送我去哪兒?”

    他回頭:“你不是要去醫院?我順路!

    應歡哦了聲,也不跟他客氣,說:“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拿東西!

    徐敬余嗯了聲,“車停在門外,你上次坐過的那輛!

    話說完,忽然轉頭看她,眼底含笑:“對車不臉盲吧?”

    應歡:“……”

    她無語地看他,“我會記車牌!”

    應歡拿了包,跟在徐敬余身后走出俱樂部,此時陽光熱辣,她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后,他高大挺拔的身體正好擋住了太陽。徐敬余往身后瞥了眼,發現了這一點,笑了聲。

    上車后,徐敬余接了個電話,是吳起打來的,他說:“今晚俱樂部一起吃個飯,隊里來了好幾個新人,都沒一起聚聚,你今晚記得過來!

    徐敬余看了一眼應歡,“好!

    掛斷后,微信一直在提示新消息,他點開微信,群里那群狼人正在歡呼,石磊說:“把小醫生也叫上!她也是俱樂部的人了!她人呢?”

    楊璟成:“我看見她跟敬王走了!

    石磊:“……”

    應馳:“?????”

    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

    應馳連忙給應歡發微信,應歡坐車的時候很少看手機,怕頭暈。

    徐敬余笑了聲,左手搭著方向盤,慢悠悠地回了句:“是啊,她在我車上!

    石磊發了個震驚的表情包:“哇!你要把她帶去哪兒?”

    徐敬余:“帶回家!

    “……”

    下一秒,應歡的手機瘋狂響了起來。

    徐敬余瞥了眼她的手機屏幕,把手機收起,扔進抽屜里,發動引擎,把車開出去。

    應歡接通電話,就聽見應馳崩潰大喊:“姐,徐敬余說你在他車上,還要跟他回家!你趕緊下車!別被他騙了!”

    應歡:“……”

    “誰說的?”

    “他在群里說的!”少年大聲喊,“反正你快下車!”

    應歡心頭微跳,看向男人好看的側臉,有些不敢置信:“徐敬余,你在群里說要帶我回家?”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