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古代言情 > 貴妃又在欺負人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著想
    從大殿離開,秦云頤心里還跟壓著塊大石似的,余下宮人也不敢出言勸,就算她不在宮里,榮華宮也是燈火通明,四處亮如白晝。

    “你不要做傻事!鄙吓_階時聽到妙安急促的聲音,秦云頤沒進主殿,快步繞到側殿去,榮華宮沒有住其他妃嬪,秦云頤就讓宮人們住在側殿,當值休息都方便。

    秦云頤沖到妙安的房間,她正按著妙平的手腕,血把錦帕都染紅,地上滾落著一片杯子碎片。

    “怎么了?”秦云頤問,“快去叫太醫!

    “不要叫太醫!泵钇秸f,她臉色蒼白,眼睛里已經沒有了一貫的精氣神,她已經清醒過來,清醒的知道自己現在是個什么處境。她無奈的看著妙安說,“你看,拖到娘娘回來,這不是給娘娘添亂嗎!

    妙安一臉淚痕,咬著嘴唇不說話。

    “金瘡藥呢?”秦云頤問,“傷口深不深,血止住了嗎?”

    “血止住了!泵畎不。

    “娘娘讓我走吧!泵钇狡届o道,“我走了,對誰都好!

    “走前還能見娘娘一面,我已經沒有什么不滿足的了!

    “放屁!鼻卦祁U氣的都口出不雅,“我就不好!

    “娘娘!

    秦云頤走到她面前坐下,“方才在大殿,我已經跟陛下說了,陛下也叫了貞緝司來審這個事,一定會查個清楚,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妙平笑說,“我知道娘娘不會讓我委屈,但是,我如果活著,就是別人攻訐娘娘的由頭!

    “我已經,不貞了!

    “放屁!鼻卦祁U生氣道,“你是被人陷害的呀!

    “再說,你當時昏睡著,那人也昏迷著,你們什么事都沒有發生,怎么就不貞了?”秦云頤說,“我看哪個敢說你!

    “不用發生點什么,我和他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已經成了現實!泵钇秸f,“世人最不缺乏就是想象,一傳十,十傳百,最后還會連累到娘娘的名聲!

    “我的名聲還有什么好連累的!鼻卦祁U說,“再說我也不怕,你不要亂想聽到嗎?”

    “可是我面對不了自己!泵钇秸f,“我也面對不了別人的眼光,我,一心求死!

    秦云頤扭頭平復了一下,妙平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她說的一心求死,都是為了不連累她。

    “我還記得,我到七王府時,你是第一批到我身邊伺候的人,當時我很不好,對你們也不好,她們起初熱情,后來躲在一邊,只在王爺來時才出現,她們還在背后說我是個瘋子!

    “只有你不是,你那時也不大,人就很細密謹慎,無論被我摔了多少個茶盞,我想喝水的時候,茶水總是溫熱的!

    “我睡覺的時候,你也守著我,當時你還為我哭了,眼淚掉在我的手上,我都知道!

    妙平低頭不言語,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到面前的被子上。

    “你當時為我哭泣,因為可憐我沒有了家人,從此在人世間都沒了歸屬!鼻卦祁U說。

    妙平眼睛通紅,“娘娘有陛下,有八皇子,娘娘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那不一樣!鼻卦祁U搖頭,“陛下是陛下,八皇子是八皇子,妙平是妙平!

    “這么多年朝夕相處,我和你相處的時間比陛下都多,我早已把你當成我的妹妹,我的親人,你見過我那么傷心絕望的時候,為何還要我再經歷一遍!鼻卦祁U流著眼淚說。

    “到時候還有誰再來可憐我!

    秦云頤和妙平抱頭痛哭。

    妙安在一邊跟著流眼淚,妙雨在門外不知該進步該進,可是,可是太醫來了呀。

    好在妙安一眼掃到了她,得知太醫來了,就勸秦云頤,“娘娘,太醫來了,讓太醫先給妙平看看吧!

    秦云頤這才松開妙平,“你不準再胡思亂想,你要相信我,我能保護好你的,也影響不了什么名聲!

    妙平點頭。

    進來的是袁太醫,之前不方便叫他,現在到了榮華宮,就沒有忌諱了,秦云頤問他,“妙平還讓人下藥了,你給她仔細看看,會不會落下隱患來!

    袁赫先幫妙平處理了傷口,妙平當時只求速死,一瓦片劃下去,又深又長,好在妙安及時發現,一直用錦帕按著,血沒流多少,但是一松開錦帕,就感覺又有血滲出來。

    “這么深的傷口!痹瞻櫭颊f,“得長好些時候才能愈合!

    上了藥粉,再用布帶緊緊纏住,“傷口痊愈之前,都不要用這個手使力,不然傷口崩開,好的更慢!

    妙安在一邊點頭。

    “被人下藥倒是沒有什么后果!痹照f,“我這下幾劑補貼,好好養著就行!

    袁赫走后,妙平勸秦云頤回去,“娘娘放心,我再也不做傻事了!

    “妙安,你這幾日就不要到主殿去了,就在這看著她!鼻卦祁U說,“其他人我不放心!

    “我在這里再陪你們一會吧,等陛下來了,我再回去!

    “那不好吧!泵畎舱f,“娘娘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看著妙平的!

    “就要這樣做!鼻卦祁U說,“這次我絕對不允許陛下含混過去,若真查出背后指使之人,一定不能輕饒了事!

    齊樅汶來的不晚,也就是妙平喝了藥后就聽到內侍監在宮門口通傳,秦云頤跟在齊樅汶身后進的主殿,齊樅汶回頭看見她還微微驚訝,“你怎么從外面進來?”

    “怎么哭了?”

    秦云頤突然伸手,投入他懷抱,環著他的腰,不管不顧的痛哭出聲,像個受委屈的小孩,在向她覺得可靠的人撒嬌求助。

    “怎么了?”齊樅汶安撫著她,“不要擔心,妙平是被人陷害的,朕已經查清楚了!

    “我回來時,妙平已經尋了短見,若不是我及時回來,我就見不著她了!鼻卦祁U哭道,“我初到陛下身邊,便是她伺候的我,這么多年,她是陪我時間最長的人,如果她真出了意外,我怎么辦?”

    “她既然是被人陷害,為何這么想不開?”齊樅汶驚道,“你也不要太傷心了,她現在不是沒事嗎!

    “我怎么能不傷心,她之所以會尋死,都是因為我!鼻卦祁U說,“陰私之事,最難辯駁,便是陛下查明白她是無辜的,還是有人蒙著眼閉著耳,嚷嚷她是失貞之女!

    “她是我的近身婢女,她的名聲受損,就是我的名聲受損,她就是想到這一點,才會慷慨赴死!

    “因為我,她才受這無妄之災,偏偏也是為了我,連活著都不行!鼻卦祁U說,“我是不是真的是一個煞星,孤星,我在意的人都會遭遇不測!

    “不許胡說!饼R樅汶生氣道,“不準這么說自己!

    “你看朕不是還好好的嗎?”

    “要朕說,你是天大的福星,要不然,怎么就朕成了真命天子呢?”齊樅汶環著她的肩膀,他生怕秦云頤又陷入自厭自棄的境地循環,出不來,還會自殘。

    秦云頤哭了一會,才又悠悠的說,“妙平擔心我的名聲,但是我哪里還有名聲可言!

    “這么些年沒落個好名聲,我也不在乎再多一個不好的名聲!

    “她擔心我從前不管這些,如今有了小八,就是為了他想,也得留一個好名聲!鼻卦祁U說,“但是誰叫他托生到我的肚子里,既然成了我的兒子,自然也要承受這種種非議!

    秦云頤說的皇后十年如一日的抹黑,她是真的不在意,但是妙平要為了這個尋死,她就真切的恨上了!氨菹虏槌霰澈笾甘怪肆藛?”

    齊樅汶有些為難,“苗司珍一口咬定是自己所為,現在查出來的證據,還沒有查到背后之人!

    秦云頤難掩失望,“這般惡毒的計謀,這么周全的計劃,如果她一個司珍能搞定這些,那她也不會只是一個司珍!

    “朕知道你心中憤怒,也有懷疑!饼R樅汶說,“但是咱們凡事還是要講證據的!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