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古代言情 > 貴妃又在欺負人 > 第七十一章 醒轉
    秦云頤步步相逼,統領無法,使個眼色讓人進去請示趙相該怎么辦?“貴妃,如今不只是趙相在里頭,王相也在里頭!

    “本宮不管還有誰在里面?”秦云頤說,“本宮和皇后還在外面,如今是什么場面,倒要叫陛下的后宮都成了聾子瞎子不成?”

    趙相原本坐在配殿看御醫們忙碌,聽到禁軍今來稟告,貴妃和皇后如今正在宮外,一定要進殿內。

    “婦道人家這個時候來搗什么亂,哭哭啼啼的沒得添亂!壁w相揮舞著袖子說,“你去說,等陛下好轉,自然會召她們前來侍奉!

    禁軍為難的說,“貴妃娘娘都搬出了先帝崩逝時的場景來說,說是不管陛下現在如何,身邊都該有內眷在場才是!

    “她好大的膽子!壁w宏安氣的胡子都翹起,“陛下還沒查明原因呢,她難道要咒陛下不成!

    “趙相!蓖踺o賢說,“貴妃娘娘說的沒錯,陛下如今未醒,生死未卜,為得萬一,還是得她們在場,恐怕,還要去把太后,以及賢妃娘娘母子請到場才是!

    “你!壁w宏安見王輔賢幫著她說話,胸膛氣的起伏頗大,“好,就依你說,皇后娘娘不是在外面嗎?請她進來!

    “再去把太后娘娘請過來,還有賢妃母子!

    “那貴妃娘娘?”禁軍問。

    “皇后是妻,太后是母,二皇子是陛下長子,她們在場于情于理,其余不相干的人,就不要請進來裹亂了!壁w宏安冷聲說。

    “這!苯娪行┆q疑,那可是貴妃,這樣當眾給貴妃沒臉,貴妃對付不了趙相,對付個小小禁軍是易如反掌。

    “就說是我的意思!壁w宏安說,“我乃先帝遺詔輔佐陛下的相公,我此時全是為了陛下,為了家國天下,貴妃有什么不滿,直接沖我來!

    禁軍領命匆匆而去,王輔賢看著趙相,“趙相這又是何必?”為難一個后宮婦人。

    “貴妃驕奢專寵,若不是陛下護著,這等迷惑圣心的妖妃,早該亂棍打死!壁w宏安說,“若縱著她,難免不會再縱出一個三五禍亂來!

    秦云頤在殿外站著,聽見禁軍從里面傳話后,她沒有猶疑的偏頭對皇后說,“娘娘快進去吧!

    禁軍統領心里把趙相罵了個狗血淋頭,老匹夫,你要么就都不放進去,要么就都放進去,這放一個攔一個是什么意思,你有膽量,你倒是自己出來攔。

    秦云頤往后退兩步,“本宮說過,本宮不欲與你們為難,本宮就在這等,等陛下的好消息!

    太后的步輦來了,她也不曾過問秦云頤為何在這站著,而是目不斜視的徑直入宮。

    賢妃的步輦來了,賢妃帶著大公主和二皇子下輦,見秦云頤站在殿外就問怎么不進去,秦云頤搖頭,只讓她們先進去。

    “如今殿內多一個少一個又有什么關系,你是和敏貴妃,尊貴只在皇后之下,如何不能進?”賢妃說。

    “陛下如今還昏睡著,大家都是油里煎著心,我就不用在為這個小事與人爭執!鼻卦祁U說,“你快進去吧!

    “我只求你一件事!鼻卦祁U眼神浮上一絲憂色,“倘若陛下真的不好了,你想辦法給我傳個信,就是闖,也讓我進去見陛下最后一面!

    賢妃聞言抓緊了胸口襟衣,“何至于此!

    “希望不會如此!鼻卦祁U低喃。

    賢妃帶著一雙兒女進殿,皇后伏在陛下龍床邊哭哭切切,太后再問太醫情況,賢妃福身見禮后,就讓柔嘉帶著弟弟在偏殿坐著,“別害怕!

    柔嘉點點頭。

    太醫說這毒不是很兇猛,只是有些難纏,所以陛下現在還昏睡著。

    “速速把毒源解清!碧笳f,“陛下昏睡會造成怎樣的后果,你們誰都擔待不了!

    賢妃也去陛下床前真情實感的哭了一陣,她的孩子還小,陛下現在就撒手,她真的要晃神。

    “行了,都別哭了,陛下還沒死呢,你們就跟哭喪似的,也太不吉利了!碧蟀櫭颊f,“賢妃,你進來時,貴妃可還站在殿外?”

    賢妃點頭。

    “還是趙相明理有骨氣!碧笳f,“就該讓她知道自己是個什么身份,免得在后宮稱王做霸的以為自己了不起!

    秦云頤一直站在殿外,日頭一點點的掉下宮墻,等殿內外都掌上燈,才聽到殿內喧囂的聲音,秦云頤暗淡的眼神亮了起來,是希冀又是祈禱。

    一個小太監急急的跑過來,“好叫貴妃知道,太醫已經查明毒因,配了解毒藥喝下,陛下已經醒來了!

    秦云頤全身卸勁,往后一倒,被妙平和妙清架住,“娘娘!

    “陛下已經無礙了!鼻卦祁U喃喃說。

    “太醫說是沒有大問題,再好好調養兩天就好!毙√O低著頭說,“可要替娘娘通傳?”

    “不用了!鼻卦祁U抿唇笑說,“陛下無礙,本宮就放心了,等陛下有精神了,本宮再奉詔前來!

    偏頭對妙平說,“我們走吧!

    來的急沒有叫步輦,只能任由宮女攙扶著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回走,秦云頤卻笑著,“我就知道,陛下不是薄命之人!

    妙清看她淚流滿面還要笑,心里難受,低頭咽下泣音,“娘娘覺得委屈就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幸好他沒事!鼻卦祁U說,他們還年輕,哪里知道,死亡原來會如此的近,如此的突然。

    她的內心被巨大的恐懼沾滿著,她不怕死,卻如此的害怕陛下早亡,他那樣好的人,那樣大的抱負,怎么能輕易死了呢?

    她甚至來不及去憤怒自己沒有進到殿內的事。

    只是單純為陛下否極泰來而喜極落淚。

    齊樅汶皺著眉,嘴里的苦味遲遲不散,皇后的哭聲讓他頭疼,“行了,皇后

    ,朕已經無事,你先退下,朕有話要同趙相說!

    “臣妾真是擔心的不得了,好在陛下得天庇佑,能平安無事!被屎罂薜难蹨I都花了妝,“若能求陛下身體安康,臣妾愿終身茹素!

    “行了,朕知道你的心!饼R樅汶說,“你先回去!

    還有和太后說幾句體面話,讓皇后送太后回去,賢妃跟著告退,并沒有讓麗嘉帶著弟弟過來給父皇請安。

    三人出殿后沒有見著秦云頤,太后冷哼,“哀家還以為她會一直站著這,看來她對陛下的心意也不過爾爾!

    “不到危急關頭,如何能見真心!被屎笳f,“只盼陛下不要再被她哄騙了才好!

    齊樅汶讓人把他扶起,把趙相叫來!半藿裉焓窃趺戳?”

    “陛下是中毒了!壁w相憂急的說。

    “中毒?”齊樅汶問,他掃視一下殿內站著的人,除趙宏安和王輔賢外,都是天清宮的人,“因何物中毒?”

    “是陛下的香包有毒!壁w宏安說!氨菹,韓總管已經說明,陛下今日所配的五毒香包,是榮華宮奉上的!

    趙宏安突然跪下,“萬望陛下不要因私廢公,需得嚴查榮華宮!

    “榮華宮怎么會加害于朕,趙相不要胡言亂語!饼R樅汶喝到,但是身體有些虛弱,氣勢就不足。

    “可是毒物,確實是出自香包!壁w宏安說,“陛下昨日,今日和往常不同的只有這個香包,陛下難道要袒護貴妃,置這明晃晃的證據與不顧嗎?”

    “朕說了,榮華宮不會加害于朕!饼R樅汶說,他咳嗽兩聲,“叫太醫來,朕當面問他!

    “陛下難道認為老臣是在誣陷貴妃?”趙宏安說,“就算貴妃無心害陛下,但是后宮人人皆知,只有貴妃親手給陛下的東西,是無人檢查的,難保沒有有心人利用此點加害于陛下,貴妃,又能保證人人知用嗎?”

    “此事朕自然會查!饼R樅汶閉上眼說,“你們二人出宮,只道朕是吃壞了東西,若坊間有中毒一事傳出,朕只管找你們兩個!

    “陛下!壁w相還欲再說,齊樅汶已經揮手讓他們出去,對韓興說,“趁著宮門還沒下鑰,把為端午準備的五毒餅,艾草糕給文武百官送去,也是讓他們安心,朕已經無恙!

    “是!表n興說。

    太醫院院使領著袁太醫進來回話,“陛下此次化險為夷,袁太醫功不可沒,真是因為他找出毒因,才能對癥下藥,讓陛下醒轉過來!

    齊樅汶瞇眼瞧跪著下面的人,手撐在支架上,“瞧著眼生,人也很年輕!

    “是陛下登基后太醫院招考進來的醫士,也是家學淵源!痹菏拐f,“一進太醫院就是劉御醫親自帶著,算是他的半個親傳弟子,劉御醫因事返鄉還沒回來,所以這次就把他叫過來。他常常跟著劉御醫去榮華宮問診的!

    “你跟朕說說,毒物是什么?”齊樅汶問。

    “是陛下的香包!痹盏皖^回道。

    “你知道這個香包是從哪里來的嗎?”齊樅汶又問。

    “聽韓總管說,是從榮華宮出來的!痹栈氐。

    “哈哈!饼R樅汶笑兩聲,“朕要夸你據直回報,還是要說你毫無心肝,劉御醫算是榮華宮的專屬,你常常跟他去榮華宮,竟是連半分香火情都沒留下?”

    “回稟陛下!痹照f,“陛下的香包里是混有非香包常用的物品,但是這種物品尋常人佩戴,并不會有中毒反應,甚至單獨拎出來都不能稱之為毒物,陛下之所以會暈倒,是因為天清宮,或太極殿內有與此物相撞,才形成毒物反應,使陛下昏倒!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