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職場小說 > 官途:草根升遷記 > 第4章 現實
    王一帆坐上了車子,看著自己這輛老舊的qq,神色自嘲的笑笑,這輛qq是他從所里一名同事手中買過來的,對方已經開了好多年了,不過車況還可以,沒出過啥事故,對方換了新車,也就將這輛破車以三千塊的價格賤賣給他。

    伸手顫抖著從口袋里掏出煙,王一帆面色有些蒼白,分手了,就這樣分手了,七年的感情,抵不過物質金錢。

    想著交往以來的點點滴滴,王一帆感覺自己的心臟就像被人拿刀開了一個口子,七年,人生有幾個七年,他一直以為兩人情比金堅,但事實呢,再牢固的感情,敵不過現實。

    “七年之癢,呵呵,沒想到我王一帆也碰上了!蓖跻环哉Z著,以前的他,對什么七年之癢的說法嗤之以鼻,現在,王一帆自己碰上了,怪劉佳雨嗎?恨她嗎?

    王一帆恨不起來,盡管對方很絕情,但王一帆知道自己沒資格怪她,感情本就是雙方你情我愿的事,他給不了劉佳雨想要的,劉佳雨提出分手,他能怪對方什么?罵對方拜金嗎?在這個社會,有幾人不拜金?只要沒干傷天害理的事,他又憑什么指責人家拜金?

    啟動了車子,王一帆臉上滿是苦澀的笑容,他連車子都只能開一輛別人淘汰的破qq,確實滿足不了劉佳雨所需要的物質需求。

    開著車子在縣城街道上無意識的轉著,王一帆從始至終都沒回頭去看劉佳雨,他不是個婆婆媽媽的人,劉佳雨既然提出了分手,從劉佳雨平靜的表情也完全能看出這是對方早就想好的結果,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要死要活的哭著求著去挽回感情?況且劉佳雨說的沒錯,她的需求,他做不到,這種情況下,放手,未必不是一種幸福。

    也不知道在縣城轉了多久,王一帆準備打電話叫自己的兩個好兄弟出來好好喝一場時,轉頭看到窗外,突的就看到劉佳雨的身影,只見對方攔住了剛從車站開出來的一輛前往東州市的中巴車。

    王一帆沒想到自己繞來繞去又差不多繞到原點了,見到劉佳雨上車時,王一帆有些愣神,今天是周五,按說是劉佳雨應該是剛從東州市回來,怎么又要走了?

    這里得說一下的是,雙元縣是東州市下轄的一個縣,也是東州市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一個縣,從縣城到東州市區,坐班車要一個多小時。

    劉佳雨平時在東州市上班,周一至周五在市區,每到周五下班才回縣城,周末往往也是她和王一帆約會的日子,今天正好又到了周五,王一帆才會早早到噴泉廣場等劉佳雨回來,因為縣城汽車站就在噴泉廣場旁邊。

    短暫的發愣過后,王一帆不知道在想著什么,竟然鬼使神差的開車跟在了中巴車后面。

    一路往市區方向開著,王一帆靜靜的跟著,他一直看到了劉佳雨下車,然后上了一輛保時捷卡宴,而后去了榮華酒店吃飯。

    榮華酒店,王一帆有聽說過,市區的一家知名五星級酒店,酒店頂層的旋轉自助餐廳很是出名,不過聽說一個人就要二百多塊錢,王一帆是從沒進去過。

    劉佳雨親密的挽著一個男人的手進去,王一帆很想看看那男人是誰,但因為對方背對著他,再加上這會天色早就黑了下來,王一帆愣是看不清對方。

    沒有離開,王一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態,在門外等了起來。

    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鐘,王一帆才看到兩人出來,這一次,王一帆看到了男子的側臉,王一帆有些愣神,怎么感覺對方有點眼熟?

    抱著看清男人到底是誰的心思,王一帆再次跟上對方的車子,只見保時捷卡宴沿著江濱大道開了過去,王一帆有些疑惑,他們這是要出市區嗎?

    王一帆的疑惑很快就解開,只見保時捷卡宴在江濱大道一處僻靜的樹林下停了下來,沒敢跟得太近的王一帆也趕緊停下,但停了好一會,保時捷卡宴卻是沒再走,一動不動的停在那。

    “搞什么錘子?”王一帆皺了皺眉頭,下了車,悄然的潛了上去。

    還沒靠近車子,王一帆就發覺車子輕輕震動著,能讓保時捷卡宴這么大噸位的車震動,不用想也知道車子里面的兩個人不是老老實實的坐著,王一帆這會不用想也知道兩人在里頭干什么。

    王一帆睚眥目裂,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劉佳雨嗎?

    靠近了車子,只見那車玻璃降下了一個小縫,里頭傳來了輕微的喘息聲和說話聲。

    “寶貝,這次幫你拿下了市區中小學的保險業務,這筆大業績可是足夠給你提成好多錢了,有這筆業績撐著,年底前我再幫你使使勁,絕對讓你坐上經理的位置!

    “張總,這次多謝你了,之前那個教育局的黃局長,我可是好幾次登他的家門都吃了閉門羹,沒想到你一出馬,立刻就搞定他了!

    “那是因為你層次太低了,人家當然連見都不想見了,嘿,我讓朋友幫忙引薦,一起吃了兩頓飯,給了他一張十萬塊的卡,事情立馬就成了!蹦凶拥靡獾恼f著,“寶貝,你現在都是我的人了,是不是該改口了,還叫什么張總,叫聲老公來聽聽!

    王一帆木然的站在車外,此時此刻的他,已經想到這位張總是什么人,難怪他會覺得眼熟,因為他見過對方,不過不是見到真人,而是在手機上見到對方,當時還是劉佳雨拿著手機給他看的照片,說這是他們公司的副總,已經結婚了,連小孩都有了,卻還說要追求她,好不要臉。

    劉佳雨那會很厭惡對方,因為王一帆沒少聽到對方背后罵這位張姓副總的話,但現在,劉佳雨卻是躺在了對方懷里,和對方在這種地方做茍且之事,而對方還是有婦之夫。

    這就是現實嗎?

    王一帆呆愣的站著,突兀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在這寂靜的夜里格外的刺耳,不只是把王一帆嚇了一跳,同樣把車里的人嚇得夠嗆,王一帆發覺是自己的手機在響時,想要按掉已經來不及。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