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職場小說 > 官途:草根升遷記 > 第1章 八字犯沖
    “王一帆,你這是什么態度,不想呆我們學校就早點離開!表n可嵐怒視著對面的男人。

    韓可嵐,玉園中學校長,玉園中學有史以來第一位碩士校長,也是學校有史以來最漂亮的一位女校長,同時還是學校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校長。

    打從去年調到玉園中學起,韓可嵐就打破了玉園中學多項校史記錄,當然,也打破了雙元縣的記錄,要知道,雙元縣有史以來還沒有一位年紀不到三十歲的中學校長,更別說是女校長了。

    雖然年輕,韓可嵐擔任校長卻是毫無爭議,原因無他,之前韓可嵐在雙元一中擔任副校長時搞的教學改革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雙元一中連續兩年的本科錄取率突破了百分之70,這讓韓可嵐名聲大噪,也正是憑借著出色的成績,韓可嵐才成為了雙元縣史上最年輕的中學校長。

    此刻,被韓可嵐呵斥的是坐在辦公桌前的一名年輕男子,叫王一帆,今年25歲,是城關派出所駐雙園中學的校警。

    校警,這可是個新興事物,大多數所謂的校警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警察,是屬于學校聘用人員,類似于學校保安或者協警這一類,是沒有編制的,但王一帆可不一樣,他是經過縣公安局統一招考的,有正規編制的公務人員,說得高大上一點,他是捧著金飯碗的,不是普通的合同工。

    王一帆是今年一月份才被派駐到玉園中學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八字犯沖,從他到玉園中學后,這校長韓可嵐第一眼看到他后就沒給他好臉色,一開始他還以為是碰到韓可嵐心情不好的時候了,所以王一帆也沒在意,對韓可嵐這個校長依然是客客氣氣,恭敬有加,誰讓人家是個美女,還是個大知識分子,碩士研究生吶,在王一帆這種粗人眼里,韓可嵐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但后來的事實證明了王一帆想錯了,因為韓可嵐不是只有他剛到的第一天才給他臭臉,而是每次看到他都沒好臉色,但對別人,韓可嵐卻都是笑臉示人,這就讓王一帆郁悶了,他又沒得罪過這位美麗可人的學霸校長,對方干嘛每次都沖他擺臭臉,還有事沒事就找他的麻煩?

    因為經常被韓可嵐氣得不行,王一帆也怒了,索性也就不慣對方的臭脾氣了,丫的,咱又得罪過你,憑啥老是受你的氣不是?再說咱是屬于派出所管的,還輪不到你騎到咱頭上作威作福。

    這會,王一帆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對于韓可嵐剛剛批評他沒做好工作,說學校的安全仍存在隱患,周邊不時有地痞流氓出沒,王一帆老神在在的坐著,任憑韓可嵐批評,就是不理會。

    “王一帆,我問你話呢,你啞巴了還是耳朵聾了??”韓可嵐見王一帆不說話,再次發怒。

    “韓大校長,我倒是想離開呢,你當我愿意呆你們學校?有本事你跟我們領導打報告,把我調走唄,省得我天天受氣,你也眼不見心不煩!蓖跻环擦似沧,要是有關系,他才不想干這校警呢,特別是看著同期考進來的那一批同事有的已經破案立功升遷,他這心里也不知道多著急,但家里窮又沒啥關系的他,只能無奈的干看著。

    韓可嵐被王一帆的回應氣得不行,怒道,“就你這種貨色,你以為你調走就能有出息嗎,我看你一輩子都是坐冷板凳的命!

    “韓大校長,怎么說話的!蓖跻环悬c怒了,不帶這樣埋汰人的。

    “我就是這么說,你怎么著!表n可嵐看王一帆生氣了,臉上頗有種勝利的得意笑容。

    王一帆惱火的看著韓可嵐,有想打人的沖動,但對方是個女的,他又不能跟對方一般見識,只能從口袋里拿出煙,抽出一根點了起來,恨恨的吸了一口。

    煙是幾塊錢的白七匹狼,王一帆是屌絲一個,抽不起好的,他現在每個月的工資才三千來塊,又要談戀愛又要孝敬父母,壓根就經不起花,沒錢花還不打緊,關鍵是一想到工作,王一帆就有些郁悶,當初考上校警他是很高興的,但現在快三年過去了,和他一批進來的人,有幾個通過關系早就調到交警隊或者刑警隊去了,其中一個年初的時候破了個大案,一下子提為刑警中隊的副中隊長,前途看好,王一帆想到自己還當著校警,心里就氣苦,但沒錢又沒關系的他,又能如何?

    王一帆自顧自的抽著煙,韓可嵐卻是暴跳如雷,“王一帆,你干什么,誰允許你在我辦公室抽煙了?你還有沒有一點禮貌?”

    韓可嵐氣得兩眼都瞪了起來,踩著高跟鞋‘蹬蹬蹬’的從辦公桌后面繞了出來,氣勢洶洶的朝王一帆走過去。

    “喂喂,韓校長你干什么,不能抽就不能抽唄,這么兇干什么!蓖跻环吹巾n可嵐鐵青著臉,掄起袖子就要來搶自己的煙,趕忙把煙拿掉。

    王一帆話音剛落,韓可嵐已經是一聲尖叫,王一帆轉頭望去,就見韓可嵐穿著高跟鞋的腳一扭,整個人往前倒去,這要是摔下去,估計得皮青臉腫了。

    雖然和這韓可嵐不對眼,王一帆作為一個大男人,這種時候可也不能坐視一個美女真的摔倒,趕緊一個大跨步往前接住對方,但韓可嵐的重量顯然超出王一帆的預料,平日里看著纖瘦苗條的韓可嵐,體重愣是不輕,王一帆一下沒接住,愣是被對方給壓倒了在地上。

    ‘嗖’的一下,王一帆只感覺自己的嘴唇碰到了一片濕濕軟軟的地方,香香的,還有點軟軟的,抬眼看去,只見他和韓可嵐兩人四唇相對,親密無間的碰到了一起。

    ‘嗡’的一聲,王一帆大腦一片空白,大眼瞪小眼的同韓可嵐對視著,他竟然吻了這位雙元縣史上最漂亮的女校長?

    漸漸的,王一帆看到韓可嵐眼里逐漸積聚起來的怒火時,王一帆一個激靈,丫的,這下玩大了,韓可嵐一向看他不對眼,今天竟然吻了對方,雖然是好心為了拉她一把,但誰知道這位瘋婆娘會怎么想。

    看著韓可嵐快要吃人的眼神,王一帆一刻也不敢多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這個啥,韓校長,瞧我為了拉你一把都把自個給摔到了,哎喲喂,我這腰,不知道斷了沒有,鉆心的疼吶,我先趕緊去醫院看下!

    王一帆說著,伸手將韓可嵐推開,準備先走為妙。

    急著走的王一帆,這一推,立刻就感覺不對勁了,咦,怎么碰到的地方這么有彈性?下意識的捏了一捏,王一帆立刻僵住了,他已經意識到自己捏的是什么。

    “王一帆,你個混蛋!表n可嵐死死的盯著王一帆,徹底暴走了。

    “啊啊哦……哎呦,疼死我了,韓校長,我先走,得去醫院拍個片子,說不定腰骨裂了!

    王一帆快嚇尿了,屁滾尿流的趕緊爬起來,逃之夭夭。

    辦公室內,被推到一旁的韓可嵐咬牙切齒的站了起來,看著早已逃得沒影的王一帆,氣得咬牙切齒。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想到王一帆剛才那狼狽逃竄的樣子,韓可嵐突然‘撲哧’一聲笑出來。

    此刻若是王一帆還站在這里,看到這個冰山美女校長竟然會笑,恐怕會目瞪口呆。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