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仙俠小說 > 都市之御美修仙 > 正文 第4章就憑我是楚流風!
    “你,到底是誰?”

    此時陸白秋不得不重新認真的審視著流風了,從一開始的奇怪舉動,到后來一下子就說出困擾她許久的癥狀,這都讓流風在她的眼中被籠罩上了一層迷霧。

    “我?”流風輕呡口茶,平淡的語氣中卻蘊含著絕對的霸氣:“現在的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

    陸白秋聞言腮幫子一鼓,她長這么大,囂張跋扈的見多了,但是像流風這么囂張的還真沒有見過。

    要知道她可是陸家大小姐,平日里那些富家公子哥什么的見到她都是萬般討好,何曾被如此無視過?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現在坐在她面前的究竟是何人。

    那是從洪荒時代到到道艱時代都是主宰著這方天地的霸主,如今帝尊的記憶被流風所吸收,也可以說是一尊‘新’的未來帝尊坐在她面前。

    這樣的存在,又何須討好一個區區富家女?

    不過陸白秋顯然不知道這些,還在對流風的態度耿耿于懷呢。

    “我勸你最好在七點之前將我給你的藥方煎好,服下,否則到了后半夜,你不但要忍受各種煎熬,還得換衣服.”

    陸白秋登時就紅了臉,指著流風啐道:“你這個下流胚子!

    不過雖然這么說,但是陸白秋也猶豫了起來,畢竟,‘發作’的時候那種種折磨實在是難受。

    一旁的秋微神色變幻,最終站了起來,臉色有些勉強:“我陪你一起去吧,萬一真的有用呢?”

    “好吧,那就聽秋微姐的!

    陸白秋微微頷首,也算是給自己一個臺階下。

    “你坐下,不能走!

    流風開口,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之意。

    陸白秋瓊鼻一聳,有些不滿的道:“喂,小家伙,你不會是看上了秋微姐,故意把我支開,想對她下手吧!

    “咯咯!鼻镂⑽孀燧p笑:“小弟弟,等下次吧,現在姐姐可是有正事要做呢!

    流風抬頭看了她一眼,眼眸深邃,也不說話,拿起一只筷子,在桌子上輕輕的敲擊著。

    “咚咚.咚.咚咚咚.”

    流風并不是隨意的敲擊,其中蘊含著一種奇特的韻律。

    這聲音別人聽了沒有什么感覺,但是落入秋微的耳中,卻是腦海一陣轟鳴,宛若萬千雷霆炸開!

    瞳孔劇烈收縮,紅唇微張,她險些就要大叫出來,所幸最后關頭被她抑制住了。

    不過饒是如此,秋微胸前的飽滿也劇烈起伏,顯示其內心的不寧靜。

    秋微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那個,白秋,你自己先去吧,我留下來陪陪這位‘高人’!”

    陸白秋撅起小嘴:“秋微姐,你怎么一下子就變卦了,況且你留下來萬一被這來路不明的家伙欺負了怎么辦?”

    “小妞,你的話有點多,現在給我離開!”

    流風聲音忽然變得厚重如山,一雙眼眸也深邃如海。

    此刻,流風仿佛是一尊高高在上的帝皇一般,他的話就是圣旨,不容違背。

    陸白秋神色茫然,流風話語一落,她的身體便不由自主的往外面走去,這一幕落在秋微的眼中,讓她對于流風的忌憚又加深了幾分。

    陸白秋走到外面,一陣涼風吹過,讓她一下子回過神來:“哎呀,我怎么出來了!

    她正欲走回去,但是一想到馬上就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折磨,她又頓住了腳步。

    在原地躊躇了片刻,最后她一咬牙:“算了,還是去試一試吧,秋微姐本事那么大,應該不會有事的.”

    餐廳內,在陸白秋離開之后,秋微的眼神一下子就變得凌厲了起來,直視對面的流風:“你到底是誰,為何會我家族獨門的音波功起始招數!”

    “玄牡陰姹之體配合玄陰功確實是絕配,但是你確實練錯了方向!

    流風淡然一笑,他的語氣雖然平淡,但是落入秋微的耳中,卻是讓她心神都差點失守,忍不住驚呼:“你怎么會知道?”

    流風笑而不語,他自然知道。

    當年帝尊全盛時期曾有大量追隨者,其中就有一位是身據玄牡陰姹之體的奇女子,為他立下過汗馬功勞。

    是以帝尊傳了她一門與其體質匹配的玄陰功,事實上,那玄陰功乃是天地三十六奇功之一《九轉洗髓功》的簡化版本。

    這門奇功一旦練到極致,那是可以力抗仙帝的。

    雖然當年帝尊傳授給秋微祖先的是簡化版,但是練到高深之處,也是有鬼神莫測之威的。

    只不過滄海桑田,世事變遷,這么多年過去了,當年的恢煌早已經不在,甚至連修煉方法都殘缺不全,導致現在秋微再次修煉玄陰功完全是走了岔道。

    “剛才那女人乃是御靈之體,雖然還未開‘靈’,但是也可以榨取出一點精華,而你則是利用一只女色鬼,讓她每晚都達到妙不可言的境界,從而收取她流出之物,用以修煉.”

    說到這里,流風頓了頓,接著說道:“殊不知,你這么做是本末倒置,玄陰功雖然是只有女性能夠修煉,但也是堂皇大氣,依你之法,即使是修煉百年,也難有所成!

    此時,秋微已經完全呆住了,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流風,她來自于神秘家族,所修煉的功法也是世世代代相傳,且每一代都只有一人能夠傳承,可謂是極為珍貴。

    這件事情就是家族中知道的也不多,但是眼前這個蓬頭垢面的男子卻是一針見血,自己的秘密似乎全部都暴露在他的視野之下,這如何能夠讓她不震驚?

    深吸口氣,秋微盡量讓心境平復,語氣帶著凝重:“你到底是誰,是平家還是鄭家亦或是朱家派來的人!”

    “我的來歷現在的你還沒有資格知道!绷黠L神色不變:“既然讓我遇見了,日后你就不準用這等辱沒玄陰功的方法練功,否則我定不饒你!

    秋微聞言怒極而笑:“你以為你是誰,我憑什么要聽你的!我想怎么修煉,我就怎么修煉!”

    “就憑我是楚流風!

    簡單的話語,卻是蘊藏著絕對的霸氣。

    一時之間,秋微居然無話可說。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