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都市小說 > 我的冰山女總裁 > 第3810章魔猴六式
    直到現在,云劍晨還不肯動用道器,被聶翔視為巨大的侮辱。

    所以,對他來說,只有以最快的速度,秒殺眼前這狂妄至極的孽障,多少還能換回點顏面,已起篤定的殺心。

    祭出星辰暴風腕后,他還動用了血脈的力量,以道器威力形成的力量為基礎,生成了一片風域。

    他是風屬性的血脈,跟星辰暴風腕這等道器,確實能更好的融合,能發揮出更強的威力。

    剎那間而已,手段盡出,實力也已經被他摧動到極限。

    旋即,他就狂暴的沖殺向云劍晨。

    云劍晨依舊不懼,瞬間就生出了滔天的戰意。

    雙極變、神絮遁空、魅晶變……

    保持著潑天魔體功時,數種術法同時施展,云劍晨以更快的速度,迎沖而上。

    現在的眾人,已經不再驚異。

    甚至于,三門強者也不再不屑。

    因為他們已經見識到云劍晨肉身戰力的強悍,隱隱地感覺到他態度的絕決。

    不動用道器,那就是要動用肉身的力量,即便也有各種功法,可遠程攻擊,但近身激戰,對他卻更為有利。

    在這樣的時刻,云劍晨會選擇沖擊,屬于很正常的選擇。

    他橫掠而出,速度極快,千余丈的距離,如白駒過隙,便已橫跨。

    強悍無比地沖進了有星辰沉伏的風域之內。

    竟依舊沒有受到多少影響,也未受到傷害。

    只不過在風域之中,聶翔就如主宰,所有的力量,如臂使指,能被他完美的控制。

    云劍晨進入風域的當口,聶翔就已經控制力量,配合功法絕學,向云劍晨發動了瘋狂的攻擊。

    魔猴六式,撼天拳、破天掌、爆天腿……

    云劍晨施展潑天魔猴血脈功法中蘊藏的這套功法,悍然抗衡,力量的對碰,不斷炸開,自那凌厲無比的風域中,接連不斷地傳出。

    終究有力量的差距,現在也是最有利于聶翔的環境。

    他們的激戰,就在百米范圍內瘋狂的進行,云劍晨在連連喋血。

    體表也已經出現了裂痕,漫延向他的全身。

    無數遠處觀戰的修練者,心都已經懸到了嗓子眼兒,卻又無可奈何。

    甚至依舊不敢有任何的表露。

    三門強者先前還很凝重的臉色,終于舒展開來,又露出了殘酷無情的冷笑。

    只要這般持續下去,云劍晨終會因持續的重創而隕落。

    激烈對決,進行了一刻多鐘,云劍晨的體表,竟突然縈繞出淡淡的黑氣。

    即便此前的威勢已經很恐怖,此時也發生了質的變化,變得更加的懾人。

    看起來也越發的強悍。

    此前看云劍晨像只人形兇獸,現在再看他,就好像真的已經化身成了人形兇獸。

    爆天腿!

    整個身體在風域中半旋,雙腿疾掃,又是一記魔猴六式的其中一式攻出。

    “轟!”

    風域破碎,星辰寂滅。

    那方小小的天地,變得清明的瞬間,狂暴的力量直擊聶翔的胸膛。

    其身體竟直接爆碎,化作血肉,滿空濺射。

    遠處的人群,擔憂變成了極盡的驚喜。

    近處的三門強者,無情的冷笑,僵在了他們的臉上。

    聶翔就這般敗了?

    失敗的后果還是直接被碾壓。

    那可是太上五重境強者!

    云劍晨卻只是心陽九重境修為。

    更何況,他還只是以肉身力量在對抗。

    這……怎么可能?

    眾人皆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但事實就擺在眼前,又令他們不得不信。

    在碾殺聶翔后,云劍晨收走向地面掉落的戰利品的瞬間,也已經疾速的閃退。

    又到了千余丈開外。

    雖然嘴里還在溢血,身上的創傷也很明顯,那小小的身姿,卻變得無比的巍巍。

    如難以撼動的神山峙立,似不可戰勝的戰神臨世!

    這一次,不論是遠處觀戰的修練者,還是近處的三門強者,內心皆被深深的撼動。

    遠處觀戰的修練者,內心的撼動伴隨著無盡的驚喜。

    近處觀戰的三門強者,內心撼動卻有著極盡的恐懼。

    這方天地,明明有數之不清的人。

    此時,卻無不摒住了呼吸,變得死般的沉寂,氣流蕩動的聲音,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云劍晨傲立當場,并沒有開口,依舊是一幅風輕云淡的模樣。

    實則在悄然地利用時間道韻,快速的恢復著身體受到的創傷。

    也令他身上的創傷,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彌合、恢復。

    “敢問……公子,是何來頭?”

    良久之后,羅驚洪才率先清醒過來,再無此前的冷冽,向云劍晨行了一禮,有些惶恐地問道。

    “不論我是何來頭,我跟三門的恩怨,也只限于我自己。所以,三門想要解除這場恩怨,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殺了我!”

    云劍晨的言語,依舊很淡然,彰顯的卻還是無匹的霸氣。

    羅驚洪愕然,滿心的抓狂。

    三門強者也很惶恐,很不安。

    遠處數之不清的修練者,卻無比的驚喜。

    對他們來說,好不容易才站出來一個向三門宣戰的英雄,要打破三門玄域令他們窒息了漫長歲月的壓抑與無奈,他們自然不希望他跟三門恩怨,到此為止。

    “不知……我三門是如何得罪了公子?”

    “哼!”云劍晨重重地冷哼,臉色變得更加的陰沉,冷然道“一個月前,們的兒子無端便要殺我!

    “今日,于三門酒樓前,為了向榮阿福獻媚,又要活食我身邊猴兒的腦髓,不從又要殺我!

    “到了聚鑫交易廳,看不起我也就罷了,當我拿出十來億海靈幣,又想要殺我,奪我一切!

    “乃至們的到來,依舊是不問青問皂白,認為我好欺,想要直接碾滅我。這些,夠嗎?”

    羅驚洪啞然,難以言對。

    其他三門強者,亦滿心的惶恐。

    這是因為他們橫行無忌慣了,才招惹來的禍端。

    而以云劍晨表現出來的殺伐果斷,今日之事,必然是極難善了!

    最讓三門強者震恐的還是,他們已經隱隱地感覺到,云劍晨背后有極強的背景。

    偏偏還不知道他是什么背景,這就是無法想像的威脅,隨時都有可能引發驚天的變數。

    即便他自己說,這是他跟他們三門的恩怨。

    可這樣的話誰敢相信?

    如今之計,也只能委曲求全,盡量平息云劍晨的怒火。

    羅驚洪再次行禮,滿臉誠摯道“公子,冤家宜解不宜結……”

    “閉嘴,們必須得死!”

    云劍晨雙眸,瞬間陰寒,深邃如漆黑的夜空,變得更加可怕。

    wodebgshannvzongcai

    。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