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職場小說 > 王牌教官 > 第七十六章 滾開!
    “咦?”

    葉飛龍循聲看去,驚奇問道,“喲,原來是刀疤哥!你醒了?”

    刀疤男面部一陣扭曲,這種受人嘲諷的感覺,真他媽的不好受。

    哼,不過你也不用太囂張,等一下劉所一到,你們統統都得完蛋!

    想到這里,刀疤哥頓時覺得主心骨又回來了,這腰桿子一挺,將腦袋一歪,眼睛斜著葉飛龍說道,“哼,小子,別他媽太囂張了,打了我和我的兄弟,加上還打爛了我的古董玉佩,你以為你們能夠這么輕易離開嗎?”

    “喂,死刀疤,我說你有完沒完?難道還想被揍一頓嗎?”林語嫣忍不住了,跨前一步指著到刀疤男張嘴罵道。

    “呸!”刀疤男狠狠地啐了一口血水,一臉有恃無恐地叫囂道,“你這個臭娘們,別仗著自己的胸大一點,樣子好看一點就很牛、逼是吧?告訴你,你他媽的把衣服一脫光,兩腳一張開,還不是13一個!哈哈……”

    “你……流氓!”林語嫣什么時候受過此等侮辱,刀疤男的話可謂是下流至極,每一字都極大挑動了她的神經,挑戰了她的底線!

    “喂,你到底是誰?怎么可以對一個美麗的女士說這樣的話?什么話都別說了,趕緊道歉,不然我就報警了!

    葉飛龍都還沒反應過來,倒是正義感爆棚的歐陽云飛一臉憤怒地沖到刀疤男的跟前,瞪著對方邊警告著邊作勢要掏出手機報警。

    “嗤~”刀疤男不屑地一笑,斜著眼睛看向歐陽云飛道,“報警?你倒是報一個試試?”

    歐陽云飛一直都自詡傲骨一生,從小到大都生活在眾星捧月之中,什么時候被人如此看輕過?他怒不可赦,還真的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報警了。

    報警?呸!

    盡管報好了,反正劉所是我哥們,不用你報,他也很快過來了。到時候……嘿嘿,看你們怎么死!

    蹬蹬蹬。

    蹬蹬蹬。

    “讓開,讓開!”

    “都不要圍觀,警察辦案,都不要圍觀,讓開!”

    忽然,一陣凌亂的皮鞋踩踏長廊地板的聲音響起,接著又是一陣陣吆喝聲傳來,只見一行數十人的警察正氣勢洶洶地朝葉飛龍他們的方向奔來。

    刀疤男臉色一喜,狠狠地刨了一眼眾人后,很興奮地奔到一個五短身材還腆著一個腐敗感十足的將軍肚的警察面前,熱情地說道,“劉所,劉所,總算把您給盼來了,你來了就好了,您可要幫我做主!您看,我這滿地上躺著的,可全是我的兄弟!”

    劉懷仁三角眼瞇了一下,臉上的肌肉更是狠狠地抖了一抖,打著官腔道,“放心吧,我們警察天生就是過來主持正義的,只要是犯罪分子,我們就絕對不會放過一個!”

    最后那一句,劉懷仁更是說得大手一揮,頗有一種揮斥方猷、指點江山的感覺。

    這就是做派出所所長的好處,廟子再小,也是一所之長不是。

    在派出所內這一畝三分地內,自己就是天!自己的話就是圣旨,誰敢不聽?

    啪啪~

    啪啪啪~

    后面的警察立刻適時地鼓起了掌,不但及時而且還很整齊,給人一種訓練有素之感?磥,平時應該沒少練。

    刀疤男愣了一下,當即也反應過來,學著身后那幫警察般,賣力地鼓起掌來,還一個勁兒地嚷嚷道,“好,劉所說的好,好,好!好!”

    他也想說多一些動聽的贊美之言,但無奈刀疤男小學都沒畢業,肚子里的墨水少得可憐,實在是難為他了。

    劉懷仁聽得整個人都有點輕飄飄的,滿足感爆棚。

    隨后,他伸手出來緩緩地往下面壓了一下,才張嘴說道,“好了,都給我停了,全部都給我去把現場給封鎖起來,任何與案件相關的人都不能放走,知道嗎?”

    “知道!”

    一眾警察齊聲應道,隨后轟然而散,倒是很快就將四周給拉起了黃色警戒線。

    劉懷仁邁著螃蟹般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葉飛龍等人的跟前,刀疤男屁顛屁顛地跟在身后,等到劉懷仁停下來后,他立馬指著葉飛龍大聲叫道,“劉所,就是他,我的下屬都是被他給打的!

    “喂,小子,這一地上的人都是被你給打的?”劉懷仁心中暗暗驚訝不已,雖則他很剛愎自用,但畢竟也是從普通民警一步步爬到如今一所所長之位的,這點看人的眼力還是有的。

    若真的如刀疤這混蛋所說的那樣,這地上趴著的全是這小子給打趴下的話,那么這小子的身手還真是挺不錯的。

    葉飛龍眉頭緊鎖,看著手上抱著的紀如煙,一種慍怒之感油然而生。

    紀如煙此時剛剛把匕首拔出來,雖則蘇醒了過來,但還是得馬上送去醫院進行一些后續的營養補充,不然很有可能會拉下病根什么的。

    只是,現在竟然突然來了這么一個警察,還把路給堵了。

    換做是平時,葉飛龍可能還有心思跟他繼續糾纏下去,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將紀如煙給送到醫院,其他的事情都不算什么。

    “滾開!”

    劉懷仁正要開口問葉飛龍來著,卻冷不防感到一股鋪天蓋地般的震懾威力從葉飛龍的方向襲來,帶著一股濃濃而霸道的殺戮之氣,而那簡單的“滾開”兩字中,更像蘊含著無窮威壓般,直接將劉懷仁內心所有的防御都給瞬間輾碎。

    簡單,粗暴地讓劉懷仁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一種只有見到了現今世界最強者才會有的想要頂禮膜拜的沖動。

    “他,他到底是誰?我,我怎么會有這種感覺?”劉懷仁捫心自問,實在想不通。

    而葉飛龍則早就抱著懷中的紀如煙,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令人奇怪的是,不但劉懷仁沒有阻攔,那些負責維持現場的警察,竟然也沒有一個人敢向前阻攔。

    不是他們不想去阻攔,而是就在葉飛龍向他們走來的那一刻,他們竟然出現了一種幻覺,覺得迎面走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殺氣騰騰的至尊大殺神,有著一種遇神殺神,遇佛滅佛的大無畏氣勢。

    試問,他們這一幫恍若螻蟻般弱小的小警察,又豈敢沖過去阻擋呢?這不是找死嗎?

    一直等葉飛龍抱著紀如煙走遠,并且歐陽云飛和林語嫣也即將消失后,劉懷仁和他的一眾警察才反應過來。

    其中,刀疤哥有點傻眼了,他也不知自己剛才到底怎么回事?想要開口阻止,卻愣是說不出話來,這下感覺一好點,就馬上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般,指著葉飛龍等人消失的方向叫道,“劉所,劉所,劉所,他、他、他們……”

    劉懷仁也是滿腔憋屈和郁悶,感到丟臉都丟到家了,當即覺得臉皮辣辣作痛,沒等刀疤哥喊完,他就把脖子一擰,吼道,“留下十個人維持現場,其他人都和我一起去醫院,快!”

    “刀疤,你也跟我去醫院!眲讶蕯Q過頭來對刀疤男道。

    刀疤男要的就是這個結果,當即將頭點得跟小雞啄米般。

    隨后,留下十個人維持“案發現場”后,劉所長帶著一眾數十人的警察以及刀疤男一起浩浩蕩蕩地開著警車呼嘯著向青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方向開去。

    葉飛龍抱著紀如煙剛才走的比較急,沒來得及拿車。隨后跟上的歐陽云飛倒是很“熱情”地邀請葉飛龍三人上他的法拉利。

    沒有辦法了,由于時間緊迫,一時間也很難叫到車,葉飛龍再折返趕回去取車也是不太現實。

    所以,葉飛龍想都沒想,將紀如煙給放進尾座后,他自己走到副駕駛座上坐好。林語嫣也鉆進了尾座,照看著虛弱的紀如煙。

    歐陽云飛快速開車,豪車的性能就是好,一眨眼間已經沒入到馬路的車水馬龍中去了。

    一路馳騁,僅僅用了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法拉利車便開到了醫院門口。

    “兄弟,等等,我就是醫生,我和你一起進去!

    將車停好后,歐陽云飛一本正經地對葉飛龍說道,葉飛龍點了點頭后,便抱著紀如煙跟在歐陽云飛身后來到了急診室。

    今天是周末,所以醫院急診室的人流比平日里多了好幾倍。

    幸好有歐陽云飛,在他的帶領下,紀如煙很快便被安排到床位,并且立馬有兩名護士和一位值班女醫生趕了過來,三兩下就把綠色掛簾一拉,開始給紀如煙縫傷口起來了。

    不得不說,歐陽云飛這家伙還是挺細心的,知道紀如煙是女生,還特意叫來一位女醫生過來,就連護士在內,全是女性。

    對于這個舉動,葉飛龍看在眼里,心中對歐陽云飛的評價又是高了幾許。

    林語嫣自告奮勇地說要去附近買一些水果,歐陽云飛本來想要跟著去,卻被林語嫣給當場拒絕了。

    一向獨來獨往慣了的林語嫣,又怎么會讓一個才認識不到一個小時的陌生男醫生陪他一起去賣水果呢?

    叮囑了葉飛龍幾句后,林語嫣這才離開。

    歐陽云飛撇了撇嘴,對葉飛龍說道,“兄弟,這妞夠辣的,你也吃得下?不怕被噎死?”

    葉飛龍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應道,“呵呵,我和她不是清情侶關系,怎么?你看上她了?要不要我給你們倆拉拉紅線?她脾氣是臭了點,但絕對是個好女孩!”

    兩人的交談就像多年好友般,沒有絲毫的陌生感。

    經過剛才哪一番折騰后,葉飛龍也算是認識了歐陽云飛,覺得此人雖然長得還可以,而且為人比較逗比外,但也不失為一個正義感十足的人。尤其是歐陽云飛那直率的性格,很對葉飛龍的胃口。

    歐陽云飛,值得結交。

    “我叫葉飛龍,你這個朋友,我交了!比~飛龍從口袋中掏出一包軟華夏,抽出一根扔給歐陽云飛,他自己也拿了一根叼在嘴邊,說道。

    歐陽云飛接過香煙,直接放在耳邊的發鬢處,開口說道,“飛龍哥,醫院不能吸煙……”

    葉飛龍當即愣了一下,旋即呵呵一笑后,將剛掏出來的打火機給放回口袋中去,香煙也像歐陽云飛那樣塞到耳邊的發鬢處,說道,“是啊,我倒差點忘記了有這么一回事了,多虧你提醒了!

    “哪里,飛龍哥,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很久了,不知我現在可以問了嗎?”

    “問啊,大男人吞吞吐吐干嘛?”

    “就是,剛才那幾十個人都是你一個人……干掉的?”

    “嗯,是啊,有問題嗎?”

    “哇塞,太酷了,飛龍哥,可以教我嗎?”

    “……”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