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仙俠小說 > 九璃盞之師徒禁戀 > 劍魔樓蘭殺
    二人落到地上,云羅倒在宮千竹懷里,費力咳出了兩口血,似是受的傷不輕,“千竹……”

    司馬長淵接著便飛到了二人身邊,蹲下來查看云羅的傷勢,將手放在她肩上,內力大量灌入。

    云羅搖頭推開他,艱難道,“快去救遺修,他和青玖師姐被困在了發籠里!”

    “什么發籠?”司馬長淵反問了一句,忽然明白了什么,連忙跟宮千竹交代了幾句,便立即趕向云羅所說的地點。

    半空中的打斗仍在繼續,宮千竹連忙喂了云羅兩粒仙丹,將她放在安全的地方用結界護著,便御劍飛了上去。此刻與魔界之人打斗的是火楓和雪華,那魔女短發齊耳,身形嬌小,穿著薄薄的紫色裙子,手執雙劍,纖細的脖子上戴了個細細的銀環,左半邊臉印著詭異妖艷的紫色花紋,眼角還掛著不會掉落的紫色淚滴,整個人看上去詭異妖艷至極。

    宮千竹大駭,“?”

    樓蘭殺偏了偏頭,輕細地嬌笑了兩聲,“你這丫頭倒是有幾分眼力,叫什么名字?”

    宮千竹還未開口,火楓已經急急打斷她,“千竹,你怎么來了?快回去,這里很危險!”

    “是師父讓我來幫你們的!睂m千竹答道,目光卻直直盯著樓蘭殺手中的雙劍,血珠從劍鋒滴下,就是這個人,把云羅傷成那個樣子……

    她咬了咬牙,拔出那把流光溢彩的莫邪劍,兩劍相擊,劍星四濺,樓蘭殺高舉著雙劍,擋住了莫邪,唇邊勾起一抹看似清純的笑容。

    “就這么點能耐嗎?倒是可惜了這把好劍,不如送給姐姐我,我便饒你們一命如何?”樓蘭殺一邊擋住她的劍氣一邊與她輕松地聊天,像是在陪小孩過家家。

    雪華將手中的蛇鞭一甩,牢牢纏住了樓蘭殺的腰,高聲道,“千竹快走,你不是她的對手!”

    “我不會走的,不會再讓你們來保護我!”宮千竹看著樓蘭殺,咬牙道,“是你傷的云羅吧?血腥不潔的雙手,根本沒有資格擁有師父賜的劍!”

    “不潔?你說我不潔?”樓蘭殺忽然瞪大紫色的雙眼,像是被人戳到痛處了一般,瘋了似地舉劍朝她刺去,聲嘶力竭地怒吼著,“又是這個理由!屈辱!不潔!明明是我贏了,明明是我最強,為什么卻是她當了魂劍仙?因為我屈辱嗎!因為我不潔嗎!”

    宮千竹費力招架她刺來的雙劍,被逼得連連后退,所幸樓蘭殺被雪華的蛇鞭制住,否則憑她的力道怕是招架不住這么猛烈的進攻。

    樓蘭殺赤紅著眼仰天怒吼,聲音石破天驚,雪華被震飛出去,樓蘭殺長袖一揮,那巨大的黑洞吸力增強幾倍,呼嘯著卷起狂風,將雪華卷入黑洞之中。

    “師姐!”宮千竹驚呼,顧不上招架樓蘭殺,御風朝黑洞飛去,衣袖中抽出仙氣凝成的白色長紗,纏住雪華的腳踝。樓蘭殺想上前阻撓,眼前一道火光閃過,她被逼得后退了幾步,回頭一看,是一臉肅殺的火楓。

    宮千竹將雪華硬從黑洞里拉了出來,另一條白紗抽出,牢牢拉住了地上的一塊巨石。

    樓蘭殺由于情緒不穩導致魔力大亂,竟招架不住火楓的烈火印,全身被熊熊烈火焚燒,雖然不足以把她燒傷燒死,但卻烈火焚身,疼痛難忍,她瘋狂尖叫起來,將右手握著的長劍朝宮千竹刺了過去,宮千竹被白紗制在半空中動彈不得,知道這一劍是躲不過去了,閉上雙眼卻遲遲未覺痛楚,睜眼只見一棵參天巨樹拔地而起,石崩地裂,地動山搖,柔軟的樹枝如同章魚的觸手一般在空中狂亂地舞動,牢牢卷住了樓蘭殺的劍。

    接著,樹枝卷著長劍,從樓蘭殺身后狠狠貫入,樓蘭殺慘嚎一聲,用盡全身內力將劍從體內震了出去,鮮血如噴泉般噴涌而出,如同下了一場紫色的雨。

    云羅站在樹巔之上,抬手用力擦了擦唇邊的血跡,吃力地咧嘴一笑,“臭妖女,我云羅可不是好欺負的!”

    說罷,她冷哼了一聲,右手一揮,樹枝便纏住宮千竹將她和雪華拉了回來,同時左手伸出,花藤從掌心蔓延出來,勒住了樓蘭殺的脖子。

    “我非殺了你們不可!”樓蘭殺驚天怒吼,無數把幻劍在她四周升起,如同萬劍齊發一般鋪天蓋地地向他們刺去。

    火楓連忙先暫時放過樓蘭殺,收了烈火沖上前去將云羅抱住,周身張開了烈火結界,將二人屏護在內。一邊的宮千竹也用白紗擋住刺來的千百把幻劍,只是手臂不小心被劃傷,星星點點的仙氣散開滿天。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