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吞噬世界之龍 > 第一百四十章 天地大沖撞
    “呼……”

    超過億億噸的海水在轟鳴聲中,壓塌了這古老的宏大神殿,以百米、千米計量的巨柱為之傾覆,唯有那昂首如山的身影巍然不動。

    他的目光冷漠如炬,掃視著周圍,倒塌的神殿展露出外界的海底城市。在這形同死域的世界當中除他外再無生靈,無論是蛇民、魔怪都死去消失了,但那遍布四周的耀眼光輝卻沒有任何的變化。

    “哈,豢養的野狗也學會向主人呲牙了嗎。哼哼呵呵,既然如此,就讓當做我徹底蘇醒前的小小游戲,小蟲子,讓我難得的開心一下吧!

    分辨不出從哪里傳來的聲音響起,聲音中只有輕蔑,而伴隨著那聲音的則是狂怒的大地與一道道裂開的峽谷。

    “轟隆嘩啦……”

    在這座曾經擁有百萬蛇民的海底城市外,從那黑暗的海底之中涌出了一座山、不,應該說是一道連綿起伏的山脈,似是巖石、似是泥土,那山脈剖開大地不斷向上涌出,越發高聳起來。

    因其涌起而形成的海底潮汐如狂風暴雨,席卷著這黑暗的海底世界,摧毀著那些城市的殘垣斷壁,在這無形有質的沖擊下,男人的腳亦不得不深深陷入在石板當中。

    然后,那好似大地脊梁的山脈不斷高高隆起,一道道深深地海底峽谷猶如是大地的骨節,大地的脊梁緩緩抬起,甚至伸向了那海面之上,那延伸至百里、千里的軀體亦隨之顯露。

    ……

    “啊啊啊啊啊……怎么回事!

    在動蕩的廣闊海面之上,一艘軍艦上的士兵們驚惶失措,但卻在身下的龐大事物沖擊之下,頃刻間化為粉碎。

    大地伸出了它的半身。

    那極盡宏偉的山脈是它的脊梁,熾熱的巖漿是它的血管,一道道深邃的峽谷是它臉上的褶皺,在那面龐之上又有著數不盡的珊瑚群和海礁,眾多的海水從它的身上往下流淌,猶如一條條江流湖泊,眾多尚未來得及反應的魚群和海底生靈甚至還在它的面龐之上。

    它是如此的龐大,人類根本無法看見其全貌,只能看見那海面上仿佛隆起了一塊新的大陸。

    它俯視著自己的身下,張開自己的大口,那猶如盆地的巨口形成了巨大的空洞,引得空氣倒流成風暴形成,某種不可思議的巨大沖擊力激蕩著附近的海域。

    “我主!

    人類所無法理解的低沉聲音說著。

    大地是蛇身上的塵埃,是它的外衣,亦是它的仆奴,當蛇呼喚它時,它的仆奴亦當聽從主人的命令。

    那似人之半身的大地舉起了它的手臂——那連綿起伏的龐大海底山脈。

    然后,山脈落入海中。

    “……”

    當山脈落入海中之時,激蕩起的海水形成了巨大的凹陷,朝著四方的陸地世界擴散而去。

    可以想象,這將是遠遠超越之前“太陽異變”時所引發的海嘯發生,甚至可能會媲美那顆毀滅了史前恐龍的隕石撞擊。

    相比起那龐大的身軀,那“手臂”落入海中的速度似乎極為緩慢,就像是人類在刻意的打慢拳,但實則這種慢只是針對于那超越百里的龐大身軀而言,每一秒,這由億億億噸巖石泥土構成的龐大“手臂”都在以十倍音速以上的速度飛快下沉,其裹挾的力量之大已是難以想象。

    萬米之深的海洋也在那滂湃的力量面前被硬生生分開,億萬年來不見天日的海底第一次展露在日光之下。

    頭頂,璀璨的日光射入這黑暗海底世界當中,但緊接著便是那無限放大的“山脈”……

    但對于頭頂的那聲音,上身的男人只是昂起頭,注視著那下落的山脈,那下落的山脈遮蔽了日光、震蕩了海洋,令短暫光明的海底世界再度籠罩在黑暗當中。

    這個場景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讓他隱約響起了曾經。

    那個極為古老的時代,大地化作的龍亦是如此,它的身軀綿延千里,山脈是它背上的尖刺,火山是它的眼眸。那時的他也還很弱小,但他必須殺了它,因為在那條大地之龍的肺部就是種子,唯有綠色的種子才能令那個荒蕪的世界得到生機。

    然后他殺了它,就用自己的拳頭。

    再次握緊自己的拳頭,腳趾驟然發力,身軀隨即如光般射出。

    “嘩啦!”

    腳下的堅實石板、神殿、乃至是那海底城市都在瞬間粉碎,只在原地留下了不知道多大的巨坑。

    冷漠的面容,唯有那緊握的拳頭高舉著。在漫長的歲月里,他學會了很多東西,但又似乎什么都不會,他所唯一會的就是揮拳,全神貫注的揮拳,揮出那足可撕裂大地、粉碎天空的一拳。

    他曾經贏過,現在也一樣會贏。

    一大一小,一個大到甚至分辨不出那似乎是手指的東西究竟是山還是深淵,縱橫豈止數千米,一個卻小到不過區區兩米,差距近乎人與塵埃,甚至讓人懷疑那“塵!笔欠駮苯涌ㄔ谀歉呱街。

    然而,兩者還是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

    雷鳴響徹天地之間,山峰也仿佛要在那巨力當中崩解開,但那山峰卻一點也沒有停下的意思,暴怒的地神低吼著,龐大的手臂反而在巨力當中劃出一道弧線,硬生生朝著天空揮去。

    超越十倍音速的滂湃力量形成了超越千倍g力的重荷,粘稠如實質的空氣好似沉重山峰一般死死壓在他的身上,令他好似粘黏在山脈之上的小蟲子,一時無法掙脫開。而與此同時在那天空之上,混亂的云氣也已經匯聚在了一起,朝著大地不斷下涌……

    “轟!”

    天空陰暗了下來,在密布的云層與閃爍的雷霆身中,一個龐然大物也已經成型。

    恰如那大地之神一般,天空亦探下了它的半身,由云霧、雨水、雷電、虹彩所構成的天空之神亦不知數百里大小,它的身上環繞著粗暴的雷霆,由風暴構成的空洞眼眸當中唯有漠然。

    ……

    “羅曼先生……”

    看著從衛星當中傳來的神話般影像,所有人的臉上都面露恐懼,共濟會,或者說光照會/光明會,說到底依然是由人類構成,或許他們能夠憑借科技力量輕視那些異類怪物,但絕不包括這些好似神靈的事物。

    而一旁,被稱呼羅曼的瘦削男子也是咬緊下唇,沒有發聲?粗巧裨挵愕膽鸲,作為共濟會首腦的他也不得不生出無力感。

    “希望……達芬奇的計劃是對的吧!

    在此刻,他只能寄希望于那出現在自己面前、自稱達芬奇的幻影所說的話了。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如果真的能夠如他計劃的那般,或許……或許……

    羅曼緊緊地盯著屏幕,背負的手死死握緊,就連自己的指甲深陷血肉當中也渾然不覺。

    ……

    “吼。!”

    面對那地神揮出的手臂,天上的天神亦咆哮著,揮出了自己的手臂。

    天與地、天神與地神。

    裹挾著雷霆的云氣落下,自天空落下的天空之拳,正對著那自地上而來的大地之拳,而身處在兩者之間的正是那被重荷之下難以動彈的男人。

    這一刻,天與地合力一處,只為碾碎那夾雜在天地雙拳之間的渺小蟲子。

    身上的陰影越發深沉,周圍早已看不見光線,因為都被那天神的拳頭所遮蔽了,那被粘稠空氣死死壓制的男人身軀陷入在巖石當中,唯有身上虬結的肌肉繃緊。他低吼著,身形都好似膨脹了幾分,渾身上下爆發出一連串炸雷般的爆鳴,每一次的爆鳴都如同令他的身體重新活了過來一般。

    單手發力,猛然翻身而起。

    “轟轟轟轟轟……”

    名符其實的天地大沖撞。

    霎那間,當那由雷霆與云氣構成的天空之拳,與由山川構成的大地之拳碰撞在了一起,那所迸發出的震耳欲聾聲響,甚至令萬里高空的云層為之震顫。

    漫天的云氣與風暴在巨大的沖擊波中震蕩著,形成了一圈圈千百里范圍大小的環狀云層。從天地雙神身上迸發出來的河流與雷電交織著,在這天地間化作無數耀眼的白熾電光。

    而這天地之力卻也始終無法合攏在一起……

    地神發出憤怒的吼聲,天神則睜開了空洞的雙眼,在那天地雙拳的正中心,有一個無比堅固的事物卡在天與地之間。

    在那天與地的轟擊當中,肌肉虬結的男人張開雙臂,死死撐開天地之神的雙拳。

    “轟隆隆……”

    天空之上,無數電龍在陰暗的云層當中游走,遼闊的天空仿佛壓低了下來,但任憑如何發力,那個事物巍然不動,與之相反,從那個堅固事物之上突然傳來了某種無可阻擋的巨力。

    ……

    該隱對耶和華說“我的刑罰太重,過于我所能當的。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

    耶和華對他說“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

    ……

    “不。。!”

    在那無形的聲音中,那大地所化作的地神睜大雙眼,天空所捏成的天神也面露錯愕。但任憑如何訝然,在那七倍于他們自身的龐大力量面前,縱然是天地之神無從抵抗它們自己的力量。

    它們的力量太強大了,幾乎沒有誰能夠抵抗住這種力量,包括它們自己。

    “嘩啦啦……”

    順著它們的手臂,山石在一塊塊崩碎,云霧也在一縷縷的消散。伴隨著轟鳴聲,龐大的大地巨人化作無數山脈碎片墜落海洋,由雷霆與云霧構成的天之巨人也無奈的消散開。

    蘇醒不過片刻的天地之神再度沉睡。

    而在那半空當中,男人的身軀之上毫無損傷,一如神所詛咒的,那不老不死不滅的永恒軀體。

    他的眼眸低垂,遼闊的海洋已然掀起滔天巨浪,那巨浪正在朝著四周擴散開,有的已經在沖擊陸地了,心知再這么打下去,恐怕他的子嗣們便都要死去了。

    手一揮,面前便出現了一個不可見的空洞,邁步走入那個廢棄的舊世界當中。

    面前,是那個形同煉獄的火焰熔巖世界,熾熱的火焰裹挾著硫磺味,炙烤著這個舊世界的天空。魔怪們逃離了,但舊世界依然是舊世界

    他沒有考慮那個家伙會不會跟過來的問題,因為它肯定會跟過來的,畢竟它要殺的是自己,就絕不會任由自己離開。

    而正如它所想的那般。

    “直到現在還在在意那些小蟲子嗎?隱,我真的對你很失望啊!

    果不其然,耳畔,一個淡漠的聲音響起。

    。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