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吞噬世界之龍 > 第四十八章 耶律撒冷
    耶律撒冷,千年之前,大衛王征服了此處,將約柜安置在此處,而他的兒子所羅門王又在此建立了圣殿,千年之后,現任希律王的父親大希律王則擴建了圣殿,使其成為了猶太王國最繁榮的首都。

    而現在,又有一行人前來這座名城。

    “噠……”

    身下的驢子在路上走著,發出噠噠的細響,而騎在驢子上的含那則抬起頭仰望面前的猶太人圣地、這座雄偉而富庶的王城,只不過在如今,這座曾經的猶太王國王城已然成為了羅馬帝國在猶太行省的首府。

    王城當中沒有王,又如何稱得上王城呢?

    “主啊,這就是耶律撒冷嗎……”

    含那身旁,彼得望著面前的大城,瞠目結舌的說道。他本是漁夫出身,出身卑微,算是最早跟隨含那的門徒,一直在鄉間傳道,又哪里見過如此雄偉的大城呢?

    “確實是耶律撒冷!

    含那點了點頭,他常年在猶太王國境內行醫,也曾經來過耶律撒冷,倒也不覺得很震驚,他又看了看身旁的幾位門徒,表情不一,或是驚訝或是咋舌,而猶大反而是幾位門徒當中最快反應過來的。

    “主啊,我們此行必能大有收獲!”

    他興奮的對著面前的含那說道。

    這一次它們之所以前來耶律撒冷,可以說也是不得不來,因為這是猶太教祭司們對于“神之子約書亞”的召見。此刻關于神之子約書亞的種種傳說,早已在猶太王國境內傳的沸沸揚揚,人們都說“猶太王”到來了。

    猶太教當中,拯救世人的彌賽亞被視為是猶太王,大衛王是猶太王,以色列王也是猶太王,而現在,神之子約書亞也被抬上了猶太王的位置。

    如今,這些掌握了權力的猶太教祭司們自然會試圖看看這個“彌賽亞”究竟是何許人也,對他們究竟是有利還是有害。

    在猶大看來,這正是一個大好機會,雖然之前失去了施洗約翰的那個好機會,但果然主是受神庇護的,沒多久就又送來了一個大好機會,而這一次含那也沒有再拒絕,而是同意了猶大的建議。

    但是,處于興奮當中的猶大卻沒有注意到含那的臉上并沒有太多的笑意,只是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轉過頭,他看著面前的大城,心中明白,他這幾年來的努力就看能不能通過這一關了。

    這一年,含那……不,約書亞三十歲。

    ……

    輝煌的圣殿之內,面前是眾多身披白袍的猶太教祭司,他們的年齡不一,但大多蒼老,但就是這些行將老朽的人卻是整個猶太行省真正的主人。

    無論是希律王還是羅馬總督,沒有他們的支持就別想安穩的統治猶太王國,而此刻,這些蒼老的老人則都注視著面前的約書亞,這個自稱猶太王和神之子的人。

    在這些人面前,十二門徒只能侍立在約書亞的身旁,而約書亞卻表現的異常平靜。

    為首的猶太教老祭司長看著面前的約書亞,慢條斯理的說道。

    “你說你是彌賽亞、神之子,誰可證明?誰能證明?你有何權柄?又是誰給你的權柄在這世上傳道?”

    雖然話不多,但開口就是誅心之言,年邁的老祭司直接就質疑起約書亞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沒有給約書亞回旋的余地。

    而在一旁的猶大聞言,卻隨即放下了心,他明白老祭司話里的意思,這些猶太教祭司其實根本不關心約書亞的身份,他們只想知道能否通過約書亞獲得些好處,能否將其操縱在掌中。

    接下來,只要約書亞稍微服個軟,然后這些猶太教祭司們就能順理成章的代替神,以神的祭司身份為約書亞證明其彌賽亞身份,這樣一來,通過這些掌握了話語權的祭司們,約書亞的彌賽亞身份也就名正言順了。

    “主啊,你可千萬要記得我們出發之前說好的啊!

    他心中暗自祈禱著。

    在出發之前,他早已為約書亞預想到了這樣的情況,提前準備好了一套說辭,只要約書亞沒忘,就能將這個美好的宗教故事演繹下去。

    但是……

    “你們的權柄又是從何而來?”

    聲音固然平靜,但語鋒當中卻無比的凌厲,毫無退讓之意。

    面前的祭司們瞠目,身后的眾門徒臉色煞白,猶大的臉上更是深深地惶恐。

    不、不、不……主啊,千萬別這么說,這么說就完了。

    面前的老祭司長臉上浮現出了幾分怒意,卻仍然壓抑怒火的說道。

    “我們的權柄自然是源自神!

    “那我的權柄自然是源自我在天上的父!

    ……

    接下來,便是一系列針鋒相對的宗教辯駁,約書亞都一一給予了回應,多年的布道讓他鍛煉出了一副好口才,他才思敏捷,口若懸河,縱然是面對眾多的指責也毫不示弱。

    而最終,種種辯駁都回到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上……

    “經上說,神將迦南賜予猶太人,將末日的救贖賜予我們,但我聽過你的傳言,你卻并不這么認為!

    目光銳利的老祭司長,直視著面前的約書亞。

    猶太人、天選之民,這是猶太教當中最重要的宗旨,幾乎沒有任何原則要大過這一點的了,但約書亞在傳道的時候卻從來不談這個,而是宣揚所有人都有機會獲得救贖。

    對于約書亞過去所說的話,祭司長并不關心,他只關心約書亞在此時此地、在這眾多猶太祭司的面前會如何回答,他的回答將會決定雙方之間是敵是友。

    某種意義上,這也就是他們之間最后的攤牌了。

    如果約書亞不再談論之前自己的那些理念,那約書亞所建立的教會,就依然還是猶太教的一個分支教派,就意味著仍然還要承認他們的權威。

    然而,面對著面前眾多銳利如箭的目光,約書亞只是平靜的回答道。

    “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仆人算賬。才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欠一千萬第納爾來。因為他沒有什么償還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兒女,并一切所有的都賣了償還。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說:‘主啊,寬容我,將來我都要還清!瞧腿说闹魅司蛣恿舜刃,把他釋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債!

    “那仆人出來,遇見他的一個同伴欠他十第納爾,便揪著他,掐住他的喉嚨,說:‘你把所欠的還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說:‘寬容我吧!將來我必還清!豢,竟去把他下在監里,等他還了所欠的債!

    “眾同伴看見他所作的事,就甚憂愁,去把這事都告訴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來,對他說:‘你這惡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應當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嗎?’”

    “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給掌刑的,等他還清了所欠的債。你們各人若不從心里饒恕你的弟兄,我的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

    像往常的布道一樣,約書亞依然毫不避諱的使用種種比喻,來解釋自己所想要說的話。

    但這樣的言論一說出口,頓時,眾祭司之間轟然響成一片。

    身旁,猶大聞言,萬念俱灰的閉上了眼睛。

    “完了!

    這種言論的根本,本質上就是將進入天國的權力從神的手中奪走,不是依照神的意愿選擇讓誰進天國,而是根據人的行為選擇讓誰進天國,此言一出,猶太人神選之民的地位何在?

    “異……異端……異端!”

    一位猶太教祭司不禁伸出手,指著面前的約書亞,口中哆哆嗦嗦的說道。

    然而,面對著面前眾多敵意的視線,約書亞卻不避不讓,泰然自若的坦然受之。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