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吞噬世界之龍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群星之子
    舊地球歷2457年,人類歷4年,那艘傳奇般的殖民飛船“遠行者”遠去了,它將在140年后抵達目標星球,那個理想當中的蔚藍星球。

    但對于依然停留在太陽系內的人類而言,故事遠遠并沒有停下。

    在那個短暫卻影響深遠的人類聯合體之后,不過百年時間,原本被苦難所塑造起來的一代人死去,渴望和平與理性的聲音消失,新一代的分裂浪潮再次開始涌動。正如百年前的那位女孩所嘆息的:

    “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有何意義?我們存在于這個宇宙的意義又是什么?這樣無休止的戰爭又有什么意義?這樣的螺旋上升帶給我們的僅僅只有無限的痛苦和最后的毀滅吧!

    在太陽系的柯伊伯帶小行星帶內,數不盡的太空海盜、采礦公司、野心家匯聚在這個混亂世界中,這是一個缺乏約束的無序世界、違法犯罪的樂園。

    人類聯合體誕生的176年,人類歷17年,一個新的割據勢力率先誕生,這個自稱小行星人庇護者的勢力憑借小行星帶帶來的巨大優勢,與人類聯合體的艦隊們混戰在一起。

    時隔兩百年,人類再度與自己的同胞刀劍相向。

    那些懷抱著和平、理想的戰士們,它們或許曾經是學者、是藝術家、是外太空的探索者,但如今它們的刀劍卻要向自己曾經立誓保護的同胞揮去。

    “有什么從來沒有改變過?哈,這操蛋的戰爭!

    在kb-769小行星處爆發的空前戰役中,面對那億萬散落太空的戰艦,艦隊司令握著自己的白色軍帽,自嘲著。

    人類聯合體崩潰了,但卻不是因為戰爭,而是因為軍隊的篡權。

    因利而聚者,必因利而散;因義而聚者,必因義而散。

    諷刺的是,為和平理念而誕生的人類聯合體,最終卻因為軍隊的篡權而崩潰,因為軍隊不想再在陳腐的框架下固守和平了,它們需要統一整個人類,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一個被稱為“大崩潰”的時代開始了。

    在人類聯合體的殘骸之上,形成了各式各樣的割據勢力,前人類聯合體軍隊——霸主占據了地球,而眾多的太空棲息地、行星定居點則成為了這些割據勢力的地盤,如此,又混戰了兩百多年。

    直到一艘舊時代的幽靈重新到來……

    ……

    人類歷42年,在太陽系的外圍出現了一個不明信號。

    “這是什么鬼東西?看起來像是什么老古董發出的信號?舊時代的無人機械?”

    感受到腦內處理器所接收的信號,正在某個小行星上指揮著無人采礦機械的礦工有些困惑,在距離他76光分距離的地方,傳來了一個奇怪的信號。

    不同于現在普遍流行的亞空間通訊,這個信號使用的是非常古老的量子通訊

    但很快他就不再困惑了。

    一艘怪異的飛船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不同于太陽系內普遍使用的飛船材質,這艘飛船……看上去都不太像是飛船,因為它的很多地方根本都不是物質。

    在步入太空時代之后,金屬便被正式淘汰了,人類開始使用各類拓撲學材料,這些在量子層面體現出種種奇異性質的拓撲學物質成為了人類的新寵。相比較那些只在三維空間有著極高強度和性能的金屬,這些在量子層面上有著十一維結構的物質更為詭異,能夠承受種種太空時代的古怪要求。

    但任何一種拓撲學物質都不能和眼前的怪異飛船相比……

    它的很多地方并不是物質,而是立場發生器激發的力與波。與其說這是一艘飛船,倒不如說這是一個在太空當中移動的立場發生器,其近乎透明的框架甚至能夠讓礦工看見內部結構,看見內部那些大小不一的奇怪裝置,以及看似懸浮著的那個眼睛明亮、自信洋溢的小女孩。

    這艘飛船就像是只做了一點內部結構、然后其他地方都用光效渲染的大號玩具一樣。

    但其引發的強大時空結構扭曲,只要看看那些在飛船旁怪異前行的光線就能夠明白,這艘飛船并不像看上去那么脆弱。

    “人類聯合體第一遠方星區希望星第一艦隊偵察機向你問好,公民,請協助我聯系最近的人類聯合體行政機構,我將帶來人類聯合體第一遠方星區希望星的誠摯問候!

    小女孩舉起手,以一個舊時代的人類聯合體軍禮致敬,用稚嫩的聲音看似嚴肅的說道。

    礦工:……???

    而片刻的交流之后。

    “欸?人聯體解散了?!(!悃ァ)”

    ……

    那一天里,一個轟動性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太陽系,四百多年前,殖民11光年外的羅斯12b星球的傳奇殖民飛船“遠行者”,如今它們的艦隊回來了。

    按照這支艦隊的說法,當初遠行者花了145年抵達到了羅斯12b星球,并將其按照事先的準備為星球命名——“希望”。

    那里確實是非常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但那里也很危險,眾多的奇怪動植物讓最初的一批殖民者們很是狼狽。而在十萬受精卵子發育成為胚胎后,殖民者們用了兩百多年才終于在那顆星球上站穩腳跟。

    與此同時,他們也從那些奇異動植物身上得到了眾多靈感。和太陽系人類相比,殖民者們在通訊、戰斗等諸多科技上都大為落后,但其飛船速度上卻完爆了太陽系人類。

    曾經7光速的飛船速度已經是人類飛船速度的機制,被認為只有可以在虛空之中無限制加速的“遠行者”能夠做到,時至今日,太陽系人類的絕大多飛船也僅有2光速左右。但現在,希望星的人類戰艦速度已經可以輕易抵達20光速,極端情況下更是可以達到30光速。

    也正因為如此,在站穩腳跟之后,希望星便馬不停蹄的派遣了一支龐大艦隊,希望與人類聯合體進行貿易往來。

    而在知道了人類聯合體的崩潰消息后,停留在太陽系外圍的希望星艦隊最后決定不進入太陽系,只做保守性的貿易往來,以免與各個割據勢力發生沖突。

    一個尚未開發完全的宜居星球!

    困守在太陽系內的人類似乎看到了新的希望,暗潮涌動之下,互相廝殺已經兩百余年的人類終于再度想起來自太空的召喚。

    但在另一面……

    在某間密室之內,此刻在太陽系名聲大噪的希望星艦隊指揮官正襟危坐,面容沉默的看著面前的老人。

    老人雖已年邁,年齡超過一百歲,但沒有人敢輕視他的權威。作為前人類聯合體軍隊的掌權人,在這個世界上,權勢比他更重的人已經不存在了。

    兩個看似毫無關系的人,此刻卻秘密在這間密室內相見,絕對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年邁的老人看了看面前年輕的指揮官,年輕的指揮官也看了看面前的老人,雙方互相打量了一番。

    突然,老人低聲念誦著,他的口中念誦著人類聯合體時代通用的舊人類語。

    “神靈欣喜,神靈欣喜……”

    “汝是知天命之人,汝是窺見秘密之人……”

    年輕的指揮官接了上去,也是一樣的語言,雖然有些發音和語調不同,但其中的韻味卻完全相同。

    “汝需謹記……”

    望著面前的年輕指揮官,老人停頓了一下,然后年邁的老人和年輕指揮官共同念誦著同一段話。

    “不可言不可言之事,不可聽不可聽之聲,不可見不可見之貌……”

    “在希望星上,還有多少人知道秘密!

    “很少,包括我在內僅有三十人!

    年輕的指揮官低下頭,沉聲道。

    老人沉默著,然后喃喃道。

    “時間……改變了太多事情。先祖當年設計建造了遠行者號,他知道自己等不到你們,便讓他的子孫后代去等你們。我的高祖父等了一輩子,沒有等到;我的曾祖父等了一輩子,沒有等到;我的祖父也等了一輩子,直到死也沒等到;還有我的父親,他去世前死死抓住我的手,緊緊望著我,雖然他沒有明說,但我知道他想說什么!

    “我本以為,我可能也等不到了,但沒想到,居然會在我一把骨頭的年齡等到了你們!

    年輕的指揮官默然,他不知該如何說好。

    看著年輕指揮官的默然,老人搖了搖頭。

    “既然你們已經在遠方生根發芽了,有些很早以前就已經決定的事情,或許也該是時候做了……”

    ……

    人類歷435年,在希望星艦隊離開7年后,太陽系人類制造出的第一個殲星武器誕生了,而其目標則是……地球。

    在飛船之上,老人睜大雙眼,注視著面前那顆被自己親手下令摧毀的星球、人類的故鄉。

    那里,居住著超過一千億以上的人類,是霸主最核心、最重要的地方。但老人明白,從一開始這個星球就算注定要毀滅的,也必須要毀滅,霸主誕生出來的全部意義,不是為了占據這顆星球,而是為了在遙遠的未來更好的摧毀掉它。

    但想要摧毀這顆星球,意味著整個太陽系都會受到影響,即使是火星,在未來都不確定是否還能居住,所以人類必須前往外星系……

    自人類聯合體誕生的這四百年來,自公元歷兩千年至今的這九百年來,傳承在一代代隱修會大師心中的最終目標,始終都是如此,為了這個目標……

    “即使是不惜一切代價……”

    那一年,父親去世時,握緊了他的手,蒼老的眼眸緊緊望著他,目光之中只有狠厲。

    父親什么都沒有說,但他什么都知道。

    沒辦法做大規模撤離行動,知曉的人越多,被感染侵蝕的風險就越大,而沒人知道什么時候那顆星球就會蘇醒,所以只能是“不惜一切代價”。

    在重達000萬噸的反物質彈藥面前,即使是地球也無法抵御這種超過1e32的龐大能量釋放,厚度超過17千米的地殼被粗暴撕裂開,內部的熾熱核心暴露了出來,那股強烈的引力波震動,即使是在億里之外的太空當中也依然能夠清晰感受到。

    飛船在搖動,有些人的面容都變了。

    那些飛散的星球碎片實在是太多了,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不會有一塊碎片飛過來。而在其他星球之上,這股沖擊感也已經形成了規模不一的地震。

    此刻,就算是居住在火星之上的居民也能夠在天上輕易看見那些被拋飛的物質。

    那顆被剝離了外表的熾熱液態金屬內核,猶如是處于劇烈震蕩當中的水球,被爆炸撕扯剝離,怪異的扭曲著,乃至是最終解離成數份,靜靜懸浮在空中,等待不知多少年后的冷卻。

    無人能夠聽到地球上發出的聲音,但每個人都會在這種從未見過的恐怖力量面前感到恐懼。

    但老人感受不到這種恐懼,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是疲憊與解脫感,原本緊握的手現在卻松了下來。

    太漫長了,長達數十代人的宿命,終于在他手中畫上了句號。

    “大師,我們已經得到消息,霸主的其他人已經準備逮捕你了!

    身后,一個身披灰袍的人道。

    “我知道!

    “那您是不是要……”

    “沒必要了!

    身后的灰袍人正欲說什么,但老人只是淡淡回答道。

    已經沒有必要了。

    “隱修會的使命已經結束了,我等已無存在的意義!

    他平靜說著。

    在飛船外,依稀能夠一群的飛船正在將他牢牢包圍,大功率的重力陷阱已經展開,以嚴防他逃跑。

    他知道即將迎接他的是什么,親手摧毀了地球,意味著幾乎將霸主的存在根基都拔了,那些人自然怒不可遏,但霸主的存在意義不就是這個嗎。

    “我的死是應該的,但我的死將會讓人類徹底擺脫掉恐懼,那自我們誕生之初便已經存在的夢魘。失去了地球,人類便再也沒有了家,我們將是一群流浪的孤兒,但我們將會以群星為家園,在群星之間跋涉前行!

    凝視著那粉碎成數塊殘骸的地球,老人渾濁的視線當中卻展現出了亮光。

    “我等已不再是大地之子,我等將會成為群星之子……”

    ……

    水晶天的棋盤之上,那模糊的人型掙扎著。最終,它決然的在手中變化出了一柄刀,然后將自己那粘連在棋盤之上的根部一舉切斷。

    棋盤之上,黑白兩色的棋子消失了,只剩下了孤零零的黑王與白王。它已不再被粘連在這棋盤之上,不知多少年來,這棋盤上的棋子終于不再是棋子,它已自由了。

    飄浮在水晶天中,那模糊的人型盤旋了幾圈,隨即投身到了那宇宙群星之間……

    “這……這是……”

    看著那剛出生的嬰兒,父親的臉上滿是驚駭。

    懵懂的嬰兒緊閉著眼睛,只是眾多的雷電纏繞在它的身上,讓這個新生的嬰兒憑空懸浮在空中。

    ……

    那一年,人類之間開始出現了一種奇妙的力量,有些嬰兒天生便擁有種種奇特能力,而這種力量最終被稱呼為“靈能”。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