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科幻小說 > 太陽神的榮耀 > 第兩千一百二十二章 以食鑒世 黯滅之光
    r/>

    弱了自己威風的話,一般人都不會去說,更何況是事務官這樣代表著整個歐洲政府顏面的官僚。r/>

    r/>

    他當然是拍著自己的胸脯保證,這只是小事一樁。哪怕說他們歐洲已經不在中東的這個地界混事了,憑借著往昔留下的卓越聲名,也足夠他順順利利的把這件事給安排下來。r/>

    r/>

    這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尼克弗瑞心知肚明。要說聲名,別看歐洲就在中東邊上,它甚至都比不了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雖然說美國的聲名大都是負面的,是那種讓中東人恨得咬牙切齒的。但那好歹也比默默無聞的邊緣人物要強吧。r/>

    r/>

    當然,這話尼克弗瑞不會明說。既然事務官已經拍著胸脯保證了,那么他自然是樂見其成的。r/>

    r/>

    也算是這個事務官有本事,硬是在渠道全然斷絕的情況下愣生生的搗鼓出了一個新路子來。也就是不到一天的功夫,他就在一堆見不得光的人的幫助下,把會見的請求遞送到了亞歷山大的面前。r/>

    r/>

    亞歷山大接到這份邀請的時候,正在老于的宅邸里和他一塊涮火鍋。作為歷史上有名的早慧君主,他保持著年少時就擁有的敏銳學習力以及作為一個英明君主該有的寬闊胸懷。r/>

    r/>

    因此,對于涮火鍋這種他以往從來沒有見過的用餐方式,以及對他來說絕對算得上是復雜的筷子使用手法,他做到了接納與包容,并且很快的,就把這兩項發展為了自己的愛好。r/>

    r/>

    這是理所應當的。事實上,任何一個生活在古希臘時代的人回到今天,并且接觸到了關于大吃貨國的料理藝術的話,都沒有任何的理由對于這些東西說一個不字。r/>

    r/>

    兩千多年前的古希臘,日常的烹飪方式只有兩種,烤和燉,這還是建立在他們先一步的點出了制陶這門技術的前提之下。在同時代的背景下,只有古中國和埃及有相同的技術。而在當時的生產力以及工藝發展前提下,大家其實都是相差仿佛,沒有什么好比較的。r/>

    r/>

    頂多就是說中國這邊特殊一點,在大家一開始都用刀子和勺子的前提下,多延伸出了一雙筷子的用法。但在食物本身的烹飪方式上,大家還是沒有什么區別的。r/>

    r/>

    這是個遺憾,盡管亞歷山大從西方打到了東方,一直到進軍印度,和正處于春秋戰國時期的中國只有一山之隔,他在那個時候還是不可能接觸到什么更特殊的烹飪方式。r/>

    r/>

    烤制的肉食和燉煮的肉湯,大概就是他生活中的全部。蔬菜估計只能靠生食,水果也是一樣。所以縱然他是君王,他也根本不會想象到,美食一道究竟能衍生出幾多的變化。r/>

    r/>

    老于算是給他開了眼界。作為一個客居在中東的中國人,一個在國內都算得上老饕的人物,他在吃這方面的研究,絕對是尋常人拍馬都趕不及的。哪怕說那些出身權勢,家財萬貫之輩,也未必說能比得上他這一張刁嘴。r/>

    r/>

    架上一只銅鍋,底下是燒的通紅的炭火,上面熬著的是早已經準備好的清湯。r/>

    r/>

    不同于傳統東來順那種清水涮鍋的方式,老于的做法是用尼羅河鱸魚的魚骨、牛的大腿骨再加上羅非魚使勁的熬煮,骨肉熬爛燉成一鍋奶白。再用切的稀爛的精肉沫反復的吸收雜質。r/>

    r/>

    一邊把肉味燉進去,一邊把湯水變得清亮。最后再加上小蔥、白芷、、草果、天麻、枸杞和姜片,放在赤炭上一滾,那直接就是鮮入了骨髓的味道。再加上現切的羊羔肉在湯頭上一涮,蘸著點帶著芝麻和橄欖油香味的醬料往嘴里一送。那味道,直接就讓亞歷山大這個活的極盡滋味的君王都忍不住對著老于感慨了起來。r/>

    r/>

    “吃了那么多現代的美食,說到底了,到底還是老于你國家的做法最讓人感到驚艷。這種讓人迷醉的滋味,哪怕是放在我的那個時代里當做是對神的敬禮,都是綽綽有余的。東方的黃金之國啊,果然是充滿了神奇啊!眗/>

    r/>

    無怪乎亞歷山大會有這樣的感慨,他生前最大的野望,征服到世界的盡頭,指的也就是當初在希臘已經有所聲名的東方中國。r/>

    r/>

    當時已經處于春秋戰國的中國已經有絲綢產出,而這種只出產于東方的織物在絲綢之路還沒有興起之前,只是通過極少量的游商流傳到了西方?杉幢闳绱,西方還是對這種極致精細的織物驚為天人。r/>

    r/>

    公元前五世紀的《舊約》將之稱為最美麗的織物。而古希臘雅典城的雅典娜神像,也被披上了絲綢來代表凡人對她的無限崇敬。r/>

    r/>

    西方人或許從未想過世界上會有如此精美的事物,而在他們的美好遐想中,東方也成為了一個瑰寶無數,遍地黃金的世界。亞歷山大也是帶著這樣的憧憬,向著東方發起自己的遠征的。r/>

    r/>

    他從未真正踏足過自己所夢寐以求的東方。這大概是他無悔一生之中最大的一個遺憾。r/>

    r/>

    這話別人要是說了,老于也就是聽聽而已。但是亞歷山大不同,他可是個真性情。所以乍一聽聞這話,老于也是面皮一抖的,就打起了哈哈來。r/>

    r/>

    “沒您想的那么了不起,這事,說白了其實也就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必然需求!眗/>

    r/>

    擺下了一碟子羊羔肉和一碟子透著大理石花紋的牛肉,老于就勢捯起塊白菜往湯鍋里一涮,就打開了話匣子來。r/>

    r/>

    “您那個時代的文明古國說白了就這么幾個。埃及、波斯、希臘諸城邦、印度諸國以及我的故鄉中國。而之所以說這幾個不同的文明國家能從自己所在的區域中崛起,并且成一時之勢。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有人,并且有足夠的生產方式來確保這些人生存下去!眗/>

    r/>

    “耕作絕對是那個時代最保險的方式,最起碼的以現在的觀點往歷史前回溯,是沒有哪個成熟的文明可以再不發展耕作技術的前提之下,把自身發展壯大的!眗/>

    r/>

    “可受限于時代,也是耕作技術的發展性,即便說是幾個文明古國這種最先采用耕作發展方式的國家,也不可能說單靠辛苦耕耘就能滿足所有人的溫飽需求。因為耕作是受到限制的,貧瘠的土地甚至養活不了人,而富饒的土地往往則是很多人眼中的肥肉。為此,總是不可避免的會爆發戰爭。這也是戰爭最原始的口號,其實都是為了生存!眗/>

    r/>

    “水和土?”想了想自己平生所見的大部分戰爭。雖然說大部分都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理由,但是歸根到最后,目的其實還是在占有更肥沃的土地和河流上面。r/>

    r/>

    當然,還有別的一些目的。比方說殺死對方的男人,搶走對方的女人。而說到底,這不過也是一種變相壯大自己文明人口的方式,只不過是方式不同的異曲同工而已。r/>

    r/>

    亞歷山大認同老于的這些說法,但是他卻并不明白這和他說的社會生產力有什么聯系。所以本著一個不恥下問的精神,他也是很干脆的放下了筷子,鄭重其色的開口道。r/>

    r/>

    “我還是有些不太明白,這和你說的,有什么必然的聯系嗎?”r/>

    r/>

    “怎么說呢?”看著亞歷山大的做派,老于也只能放下了筷子,正兒八經了起來。r/>

    r/>

    “戰爭,會導致兩種情況。一個是長久的對立。在根本無法將對手消滅的前提之下,幾個相同的勢力會形成一種比較尷尬的局面。即因為自身需求以及長久廝殺所造成的仇恨等原因,根本無法單方面的把戰爭給停止下來。即便說無法進行絕對性的大沖突,也會有時常性的小摩擦。而這,對于國家的生產資源,也就是糧食這些的會是一個嚴峻的挑戰。您領到過這樣的戰爭也應該明白,一群不事生產并且還要消耗巨大糧食的士兵,對于國家的經濟來說會是怎么樣的挑戰!眗/>

    r/>

    亞歷山大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這里面的種種。在這方面,希臘諸城邦就是一個最鮮活的例子。r/>

    r/>

    不說那些弱小的城邦,單說雅典和斯巴達這對冤家對頭。他們在長久的對立之中可是都吃透了苦頭。r/>

    r/>

    雅典因為戰爭,和那些依附于它的邦城越來越有矛盾。而斯巴達更是為此埋下了黑勞士起義的隱患。兩個希臘地區的一時瑜亮,卻被后起之秀的馬其頓和羅馬取而代之,并非是沒有理由的。如今來看,很大一部分理由就是這種僵持消耗了彼此之間的國力,并且讓希臘地區的格局越來越復雜化。最終,才使得他們無力去阻止這些后起之秀的崛起。r/>

    r/>

    亞歷山大就是這么發家的。所以他看得比誰都透徹。而也正因為這樣的透徹,他才更加好奇老于口中的另外一個情況。r/>

    r/>

    “那么,另一種情況是什么呢?”r/>

    r/>

    “是統一,我的陛下。拿我的祖國來取例子。在您左近的那個時代里,七個強國鼎力,各自稱雄。彼此之間既有著土地上的矛盾,又有著世代的血仇。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是有可能重蹈希臘的覆轍的。但是,在一位英明不下于您的君王的領導之下,這一切被終結了!眗/>

    r/>

    “一個王國,以戰無不勝的方式消滅了其他的六個對手,并且把所有的土地和人民都囊括在了自己的麾下。就和您所做的一樣”r/>

    r/>

    “廣袤的土地給人民提供了足夠多的生養空間,耕作技術的不足完全可以用更多的土地來代替。時代在進步,糧食的畝產也在提高,這變相的滿足了更多的人口需求。刺激了人口增長的同時,也讓更多的人投入到這種生產作業之中!眗/>

    r/>

    “最關鍵的是,穩定的政權和統治,讓人民不需要在兩種身份,即戰士和農民之間頻繁的轉化,也不需要他們去把自己的辛苦所得填補在戰爭,這個胃口巨大的近乎無底的巨獸口中。耕作可以長久而穩定的發展下去,而這也就使得,社會上的糧食開始極大的富裕!眗/>

    r/>

    “當所有人的溫飽以這種方式滿足了之后,那么自然人們就開始有其他的追求。不像是現在,豐富的娛樂會分走人們太多的精力,在那個時代里,最好的娛樂方式永遠體現在衣食住行這些方面上!眗/>

    r/>

    “當吃不僅僅是吃,而是當做一項技藝來鉆研,一種讓人愉悅的方式去體會。那么自然地,這種能夠最大程度滿足人類口腹之欲的料理技藝就會誕生出來。所以說白了,這不是東方有什么神奇之地的緣故。而是我們有著世界上最為漫長的統一歷程,并且也有著最為長久的和平美滿歲月!眗/>

    r/>

    “道理似乎的確是這么一個道理,不錯!眗/>

    r/>

    聽著老于的長篇大論,亞歷山大在如同學生般認真聆聽感悟的同時,也是免不了的長嘆著,發出了自己的感慨來。r/>

    r/>

    “但是,我還是會覺得那片土地的神奇。別敷衍我,老于,也別忘了,我也是一個君王。我很清楚,君王用戰爭征服是怎么樣的一件事情,更清楚,君王用手腕來統治自己麾下的領土又是一件怎么樣的事情。那可并不比前者輕松,甚至更加困難。想要讓占據帝國的絕大多數子民享受幸福,得到足以填飽肚子的糧食,穿上能夠保暖的衣服,這可不是一般的君王能夠做到的事情。甚至說我自己,在當時也未必有這個信心”r/>

    r/>

    回想起當時來,他也是不由得悵然。偌大的帝國在他死后就分崩離析,土崩瓦解。你要說他之前沒有一丁點的預見,那也太小看這個君王的智慧了。r/>

    r/>

    “我善于戰爭,這一點誰都無法否認。但是治理恐怕我身邊最好的學者,也沒法給我一個理想的答案。古希臘,埃及乃至波斯,都從未有人有過如果這般的偉業。在我的麾下,那些驕兵悍將們,他們愿意忠心耿耿跟隨我的原因是我能用戰爭征服眼前的一切,而戰爭的利益足以填滿他們每一個人內心里的貪婪?墒,有一個問題便是,當戰爭無法繼續下去了,這世界上再也沒有能征服的土地里,我又該去哪里滿足他們的胃口和野心呢?”r/>

    r/>

    “這是當時最困擾我的一個問題,我甚至能因他而食不知味。不過好在,我并不需要去為這個問題苦惱了,因為命運根本未給我機會見證那一天這算是幸運嗎?老于。還是說,我錯過了一個讓自己變得更偉大的機會?”r/>

    r/>

    這種問題,老于也不好回答。畢竟他們到底不能讓時間倒流。不過試想一下,一個橫跨歐亞非三洲的龐大帝國,長久的維系下去。那或許也的確是人類文明之中的一道輝光吧。r/>

    r/>

    這才該是真正的西方文明之光。然而可惜了,它確實在兩千多年之前,就已經熄滅了r/>

    r/>

    r/>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