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歷史小說 > 宋疆 > 第九百九十章 挑撥離間
    李橫的來信跟虞允文的來信內容都很簡單,但看在不論是葉青還是葉衡的眼里,卻是一喜一憂兩種截然不同的內容。

    可喜的是李橫的來信,李安全派遣了使者跟李橫談和,愿意投降獻出興慶城,但有一個條件,便是必須封他為西夏王。

    顯然,李安全的投誠不過是權宜之計,但對于葉青還是葉衡來說,已經算是一個好消息了,畢竟這說明,李安全既然是愿意談,那么就足以證明,如今的李安全已經是強弩之末,堅持不了幾天了,主動權儼然已經握在了葉青這一方。

    但同樣,李安全的條件也存在著巨大的隱患,便是西夏王這個條件,一旦葉青承認李安全是西夏王,還讓其身居興慶府,那么就意味著,一旦李安全有了復起的機會,就必然會毫不猶豫的在背后捅一刀子。

    這樣的投誠,與其說是投成,不如說是暫時的蟄伏跟隱忍,是為了將來能夠再次復國。

    “不能答應他,若是答應了他,豈不是等于白忙活一場。打,必須打,強硬的回絕他!比~衡站在黃河岸邊,眼里根本沒有滔滔河水,只有葉青手里那封隨風作響的信件內容。

    “即便是我同意,朝廷也不見得愿意。告訴他西夏王別想了,若是真有誠意,興慶侯倒是可以考慮,給他三日的時間,三日一過,立刻命李橫不惜任何代價,都必須在十月十一日這一日攻破興慶府!比~青對于日期有著近乎迷信一般的偏執,西夏當年于十月十一日建國,而今他便想要在同一日讓夏國從此滅亡。

    完全沒有任何的實際意義,有的只是象征性的,巧合的人為天意,但正是這種人為的天意,葉青之所以看重,完全是因為他相信,這樣的時間節點,能夠給予虞允文等大軍帶來一股軍心士氣的提升。

    相比較于李橫這封還比較樂觀的消息,來自蘭州虞允文的消息,就讓人不得不皺起了眉頭,如同是面對對面那滿是旌旗的金人一樣,一時之間給人一股無形的壓力。

    韓侂胄如今正在蘭州,目的不明,但虞允文卻是能夠感受到,來自朝廷跟韓侂胄個人給他的壓力。

    其實自司馬堅率領著安豐軍馳援蘭州、平涼,以及葉青這里后,葉青就已經預料到了,接下來韓侂胄必然是會采取一些手段,來報復也好,或者是警告也好的舉動,來制衡在北地的自己。

    只是葉青一直以為,韓侂胄即便是要報復,也絕不會親臨蘭州,頂多是在朝堂之上給自己捏造罪名,或者是像史彌遠那般,斷自己的糧草等物資,以此來要挾自己在朝堂或者是官場上作出讓步罷了。

    “他難道是想要搶功勞?”這是武判聽到韓侂胄抵達蘭州后的第一反應。

    畢竟,韓侂胄早年間便以強搶他人功勞而聞名于朝堂之上,即便是當初的葉青,也不是沒有被韓侂胄搶走過功勞,所以眼下夏境形勢一片大好下,韓侂胄便出現在了蘭州,此舉也確實是有些耐人尋味,讓人摸不著頭腦,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蘭州乃是據守大散關的第一重城,如今韓侂胄親臨,無非是想要跟虞允文爭權罷了,畢竟,若是韓侂胄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的掌蘭州,就等于在我們的勢力范圍內,在我們的后背豎起了一把鋒利的刀子,會讓我們寢食難安的。這是要報復我差遣了司馬堅跟恒嶠,以及當初合淮南東西兩路的事情啊!比~青琢磨著韓侂胄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對于對面那同樣走出營帳,沖他打招呼揮手的乞石烈諸神奴,輕輕揮了揮手后,并沒有如同往常一樣,再次跟乞石烈諸神奴進行一番口舌心理戰,而是扭頭帶著葉衡等人向營帳內行去。

    營帳內葉衡率先摘下掛在旁邊的地圖,神情極為認真、凝重的搜尋著河套三路,而后指著正在重建的牧馬鎮,又指了指涼州、興慶,最后落在蘭州之上,抬頭道“若是真如你所猜測那般的話,你打算怎么辦?蘭州于你現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讓恐怕是讓不得吧?但你不讓的話,自立為王的聲音恐怕在臨安朝堂之上,就算是圣上都沒辦法繼續為你壓制住了!

    “蘭州守南大散關、利州路一帶,牧馬鎮守北蒙古人,也可鎮守金人不過黃河,興慶府若是一旦拿下,同樣是可以成為據守蒙古人的第一道屏障,再加上如今西邊墨小寶他們在攻的西平府,我們便可以以此形成一個對蒙古人而言,固若金湯的防線?梢坏┦チ颂m州,就如同是失去了一條腿一樣,我們就會失去對蒙古人的優勢的!蔽渑邪櫭

    判斷分析道。

    不管是蘭州,還是牧馬鎮,或者是涼州至西平府的河西走廊,還有如今唾手可得的興慶府,在眾人眼里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

    最初還沒有人相信葉青對于蒙古人的看重,但如今,隨著遼國危在旦夕,大部的疆域都被蒙古人掠奪后,即便是葉衡,也終于是意識到了蒙古人的強悍跟危險,所以如今,在建立防守蒙古人防線一事兒上,葉衡甚至比葉青都還要上心。

    “對對對,沒錯,千萬不能失去任何一座城池,不然你這半年的心血,以及眾多將士的犧牲,就全部浪費了!比~衡在旁邊連連點頭贊同說道。

    蘭州府、興慶府、西平府本就是環環相扣,再加上當初的關山還在夏人手里時,此四地變成了鎮守夏國疆域的軍事要地,而隨著關山丟失后,夏人其實就已經失去了戰爭的主動權,從而被葉青把戰爭的主動權與優勢,牢牢的掌握在了手里。

    如今葉青從關山入夏,接連拿下蘭州、以及河西走廊諸州,就差興慶府與西平府兩地,只要一拿下這兩府,葉青在夏境,加上京兆府與關山的緊密聯系,也就可以完全立于不敗之地。

    當然,葉青對于親自命名的牧馬鎮,同樣是寄予厚望,雖然牧馬鎮位于河套三路,跟夏境隔著黃河,但若是鎮守得當,這里同樣是可以成為一座,在未來抵御蒙古人南下的軍事重鎮。

    這一點不止是葉青等人清楚,就是虞允文同樣很清楚,蘭州、西平、關山、興慶四地缺一不可,只有牢牢掌握了這四地,那么夏國的大半疆域,就算是真正的歸入到了宋廷版圖之中。

    未來只要是不出現什么內訌與大的錯誤,虞允文也相信,占據的夏國疆域完全可以固若金湯,誰也無法憑借外力攻破。

    韓侂胄對于蘭州府并不陌生,相反,在這里還有不少關于他跟葉青當年的回憶,只是如今,眼前的蘭州城,還是有些出乎了他的預料。

    殘破的城墻正在修繕,城門處則是宋軍在嚴密看守,進進出出的百姓雖然不會與宋軍起沖突,但細細觀察之下,便會發現,這些百姓的臉上在看著宋軍時,明顯是恨意要多過感激。

    進入曾經來過一次的蘭州城內,望著還有一些殘留印象的地方,韓侂胄的心頭可謂是感慨萬千,當年還不過是一個皇城司的副統領而已,誰能夠想到,不過十來年的光景,如今竟然成了盤踞一方的梟雄藩王,如今自己腳下的土地,竟然已是宋廷疆域。

    想想當年,任得敬叛國獻城,使得宋廷顏面丟盡,讓夏人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奪走了大片宋廷的疆域,而如今,在葉青的圖謀下,一切又都回到了大宋的版圖中,但……這一切跟他韓侂胄,卻是沒有絲毫的關系。

    “韓大人大駕光臨,虞某未能親到城門口迎候,還望韓大人見諒!庇菰饰闹袣馐愕乃市β,在站在蘭州衙署門口發呆出神的韓侂胄耳邊響起。

    虞允文不卑不亢的言行舉止,甚至就連自稱也都帶著一絲涇渭分明的意思,仿佛韓侂胄這個當今朝廷左相,跟蘭州府,跟他虞允文沒有任何關系一般。

    甚至是,在帶著韓侂胄進入衙署的這一路上,雖然是禮儀周到,但還是能夠讓韓侂胄感受到,虞允文絲毫都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下屬的自覺,完全是一副與他平起平坐、又涇渭分明的態度。

    “本官此次前來,自然是要先恭喜虞安撫使攻下蘭州,為我大宋收復疆土、揚朝廷威名于四海,立下如此大的功勞,可真是可喜可賀?磥懋斈瓯竟俨]有看錯人啊!表n侂胄坐下后,便笑著繼續說道“當年你在京兆府時,本官便力排眾議,差遣你為京兆府安撫使,更是不顧葉青、史彌遠的反對,力諫朝廷賜封你為雍國公。如今安撫使今日又再次立下奇功,依本官看,便是封王都已足矣!

    “韓大人客氣了,虞某可不敢隨意居功。北地能夠有今日這般局面,完全是葉大人的功勞,虞某不過是在葉大人的麾下聽命行事,鎮守蘭州罷了!庇菰饰暮呛切χ,看著韓侂胄端起茶杯說道。

    “虞安撫使過謙了,葉青固然有功,但虞安撫使的功勞,在本官眼里,絲毫不比葉青小。何況據本官所知,自入夏戰事開啟后,葉青就已經不再此了,而是前去了鄜延路抵御金人。所以這邊能夠有如此大好形勢,說是虞安撫使一人之功也是毫不為過。甚至在本官看來,如今讓虞安撫使來掌蘭州府,簡直是大材小用了,實在是太過

    于浪費了!表n侂胄試探性的話語中,同樣還帶著濃濃的誘惑。

    在韓侂胄看來,他還就不相信這世上真有不貪功的官員,之所以沒有被權利、功勞所迷惑,只能夠說明是,朝廷給予的獎賞沒有達到人家心中的期望罷了。

    而虞允文何嘗從韓侂胄的話語中聽不出來,韓侂胄自坐下后說的每一句話,無不是在挑撥著自己跟葉青之間的關系,同樣,也在極力暗示誘惑著,以自己如今的功勞,足以在朝堂之上隨意選擇差遣了。

    韓侂胄可謂是把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句話給發揮到了極致,從始至終,一直都在暗示著虞允文,以他如今在夏國的功勞,足以得到比安撫使更大、更有權力的差遣,甚至是只要他愿意,完全便可以輕松擁有,絲毫不亞于葉青如今的權勢。

    試想一番,一旦如今整個被宋軍攻下的夏國疆域,完全被虞允文一個人節制,那么不管是對于朝廷,還是對于韓侂胄來說,都是一件極為有利的事情。

    如此不單能夠削弱葉青在整個北境的權勢,同樣,還可以以虞允文來制衡葉青,從而使得葉青就如同韓侂胄跟史彌遠共處朝堂一般,身旁總是有一個與他權力不相上下的人,在處處制衡、牽制著他。

    而對于韓侂胄來說,如今趁著葉青跟金人還打的焦頭爛額,根本顧不上夏境一事兒時,若是他能夠利用這個機會,把虞允文拉攏到他的麾下,那么在整個宋廷,也就根本沒有人能夠再制衡他,真正的權傾朝野也將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不論是史彌遠還是葉青,在他跟前,也將毫無優勢可言,將與相的結合,也就足以把他韓侂胄送到人臣權力的極致。

    “韓大人客氣了,今日夏境這一切,若是沒有葉大人的深謀遠慮、周全謀劃,也不會取得這番可喜的成就。說到底,這一切都乃是葉大人的功勞,虞某何德何能,豈敢居功。何況……虞某自知自己的斤兩,更是不敢跟葉大人相提并論,不管是任京兆府安撫使,還是蘭州路安撫使,抑或哪怕只是一個知府,虞某都是內心惶恐不已,深怕辜負了葉大人的期望!庇菰饰囊怖^續跟韓侂胄打著太極,畢竟,他更清楚,要是沒有葉青的話,別說是他,就算是整個大宋,在葉青之前,連想都不敢想,朝廷有朝一日能夠奪回如此多的疆域。

    葉青同樣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同樣身上有著諸多的缺點,同時頭上還有著數不清的罪名,但正是因為如此,正是因為葉青這份敢冒天下大不違、不怕世人指責、謾罵、嫁禍的魄力,也才使得宋廷終于能夠收復大量的失地。

    不管是他虞允文還是辛棄疾,抑或是葉衡也好,墨小寶、鐘蠶等人也罷,在葉青沒有出現之前,他們任何一個人恐怕做夢的時候都不敢想,有朝一日有機會能夠圖謀夏境。

    朝廷偏安一隅的心安理得,北伐戰爭更像是安撫民心的手段,勝少敗多,雖說不論是他虞允文還是辛棄疾,都曾經夢想過有朝一日能夠收復被金人奪取的疆域,但他們可是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能夠圖謀神秘而又彪悍的夏國疆域。

    即便是到了如今,有時候虞允文都覺得像做夢一般不真實,竟然在短短的半年時間內,在葉青的率領下,竟然真的做到了圖謀夏國大半的疆域。

    當然,這其中也跟戰爭中期,蒙古人參合了一腳,使得夏國兩面受敵,以及夏國內訌這個最大的原因,才使得他們有機可趁,才有機會取得今日這般成就。

    但若是要細細追究起來,便會發現,實則夏國李安全跟李純佑的內訌中,幾乎也都包含著葉青的權謀身影,也正是因為他的從中作梗,從而使得夏國內訌,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如今被鐵木真與葉青分瓜疆域的境地。

    “那若這是朝廷的意思呢?”韓侂胄臉上原本善意的笑容消失不見,改為了一臉嚴肅的官威。

    “朝廷的意思?”虞允文的心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

    “若是朝廷打算獎賞虞安撫使在夏國的戰功,并打算差遣虞安撫使回臨安朝堂之上任右相呢?”韓侂胄這一次說的更為直接,不過不等虞允文答話,韓侂胄便笑著揮手道“本官還需在蘭州多呆些時日,此事慢慢商議便是,不著急!

    看著韓侂胄說完后,起身離開的背影,虞允文一時之間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有些糾結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該如何應付。

    (ps連續更新十天,評論區不表揚下我嗎?哈哈哈……。)

    songjiang

    。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