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陰魂 > 陰影谷篇 第一百零三節 打怪獸
    冤家路窄。

    瓊恩跑到這里來,其真正目的當然不是要替凱爾本傳話,而是希望能夠得到凱瑟琳的幫助,把他的敵人們統統干掉。在這個黑名單上,薩瑪斯特顯然名列前茅,即便不是第一,也肯定逃不出前三。如今卻被對方堵個正著,這感覺實在不是很好。

    然而,薩瑪斯特的來意是什么?

    瓊恩的第一反應,自然是老巫妖來尋仇報復,但轉念想想便又否定了。薩瑪斯特能夠知曉自己的行蹤,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瓊恩并不奇怪;但他倘若當真要報當日斷域鎮中的一箭之仇,顯然應該選擇在瓊恩回程時截殺,神不知鬼不覺,而不是這樣堂堂正正前來,指名道姓拜訪。無論怎樣,當著凱瑟琳的面,薩瑪斯特倘若要對瓊恩動手,豈不是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么。老巫妖是神經有問題,卻不是智商有問題,這種傻事應該還是不會做的。

    不是來尋仇,總不至于是來敘舊的吧。

    要說薩瑪斯特這種偏執狂也有“相逢一笑,泯盡恩仇”的寬大胸懷,瓊恩是肯定不信的,倘若他真有這等涵養氣度,也就不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了。但既非尋仇,又非敘舊,他到底意圖何在,瓊恩可就實在想不明白。

    他在這邊左思右想,希望能夠猜測出薩瑪斯特的意圖,凱瑟琳卻明顯不以為然!肮苣敲炊嘧鍪裁,”她說,“直接問他就是了!

    ……也對。

    “請他過來吧!眲P瑟琳對吸血鬼說。

    片刻之后,瓊恩再度見到了薩瑪斯特,和斷域鎮中不同,他依然還是那副衰弱的老人模樣,精神狀態卻明顯好了許多,灰色的臉頰皮膚上泛著些許紅潤,而且咳嗽的頻率也明顯低了很多。瓊恩知道:薩瑪斯特是個巫妖,他所表現出來的生理疾病,其實壓根就是心理問題——換句話說,老巫妖的心情現在很不錯?

    是因為想到馬上就可以和魔法女神“再續前緣”的緣故吧。果然,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來不僅活人如此,死人也一樣……

    瓊恩正腹誹著,便見薩瑪斯特恭謹地低下頭,向凱瑟琳躬身行禮,“覲見公主殿下!

    凱瑟琳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有什么事?”她直截了當地問。

    “其一,聽聞殿下姐弟重逢,所以特來祝賀,”薩瑪斯特說,“其二,有一事,要與蘭尼斯特先生商談,希望殿下允可!

    凱瑟琳朝瓊恩看了眼,見他沒有反對的意思!澳悄銈冋劙,”少女說,“我稍后再回來!

    她向瓊恩點了點頭,然后轉身離去。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瓊恩說,“薩瑪斯特先生,有何指教?”

    老巫妖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喝酒嗎?”他反問。

    瓊恩怔了怔,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

    緋紅色的液體在水晶杯中輕微蕩漾著,仿佛一團團細小的跳動火焰,瓊恩小心翼翼地抿了口,尚未來得及完全咽下,就感覺胸膛中火辣辣的,像要燒起來一般,險些讓他透不過氣來。

    “算了,”他苦笑著放下杯子,“我還是不喜歡這東西,太烈了!

    “我喜歡,”薩瑪斯特說,“烈酒會讓人覺得年輕!

    “因為你已經老了!

    薩瑪斯特抬眼看了看他,沒有說話,慢慢將一杯酒喝完,咳嗽著,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人老了,記性也變差了,”巫妖說,“我們上次見面,好像是在斷域鎮?”

    “嗯!

    “當時你還請我喝了杯酒,就是這種烈焰酒!

    “兩杯!

    “哦,兩杯,”老巫妖點了點頭,“然后我請你幫忙,對吧!

    “對!

    “你當時答應了!

    “是啊!

    “但后來你卻反悔了!

    “錯,”瓊恩糾正,“我沒有后來反悔,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是騙你的!

    “是嗎?那我可就更想不明白了!

    “你不明白什么呢?”

    “我始終不明白,你為什么會這樣選擇,”薩瑪斯特說,“事后我反復思量,都還是覺得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任何一個有基本智商的人,都應該選擇與我合作才對吧!

    “你這么說,也確實沒錯,”瓊恩承認,“單純從利害關系上來權衡,我沒有不和你合作的理由!

    瓊恩出身陰魂城,與欣布等人是天然的仇敵,這種根本立場的沖突,不可能因為個人的私誼而改變。如果當時瓊恩與薩瑪斯特合作,于公來說,符合陰魂城和莎爾的利益,想必能夠得到嘉獎;于私來說,薩瑪斯特承諾會將欣布和葵露交給他處置,瓊恩身邊美人眾多,倒也不在乎多這兩個,但她們是魔法女神的女兒,又是選民,倘若吸取她們的神力,必定能夠讓自己的力量突飛猛進,更上一層。

    反之,拒絕和薩瑪斯特合作,瓊恩幾無任何利益可言,充其量能增加點好感度,反而平白多樹了一個強敵,說不定還會被陰魂城和莎爾降罪。更別說薩瑪斯特當時還扣留了梅菲斯做人質,瓊恩若想保證她的安全,最穩妥的辦法自然也是乖乖合作才對。

    所以說,從利害關系上來權衡,瓊恩沒有任何道理不和薩瑪斯特合作——然而他偏偏就這么做了。難怪薩瑪斯特百思不得其解,非要問個明白。

    “這個么,原因其實很簡單,”瓊恩說,“你做得太過分了,沒有給我留下余地!

    “余地?”

    “就是說,我當時如果選擇和你合作,不可能瞞過艾彌薇,”瓊恩解釋,“而既然艾彌薇會知道,她一定會很生氣;她既然會生氣,那我就不能去做,所以,”他聳聳肩,“只能抱歉了!

    “這就是所謂‘沒有給你留下余地’的意思?”

    “嗯,”瓊恩點點頭,“這對我而言很關鍵!

    “就因為這種原因,你寧愿與我為敵?”

    “我也不想,真的,”瓊恩嘆氣,“但沒辦法啊!

    “……你肯定精神有問題!

    “彼此彼此,”瓊恩也懶得和他爭辯,“言歸正傳吧,薩瑪斯特先生,你這次來找我,究竟有何貴干呢?”

    薩瑪斯特搖晃著杯中的酒,沉吟片刻,“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何事?”

    “幫我去打一只怪獸!

    哦,什么怪獸這么強悍,連你都搞不定,還非得我幫忙?我又不是奧特曼。而且事先聲明,太危險的工作我是不做的。

    “不危險,只是比較皮厚耐打而已!

    皮厚耐打?

    瓊恩隱隱有了種不妙的預感,“你說的是什么怪獸?”

    “泰拉斯奎!

    噗!

    瓊恩差點一口酒噴了出來,“你在開玩笑吧?”

    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四大元素神因為某個賭賽降臨凡間,他們各自創造了一個生物,賦予神力,作為其在凡間的象征。風元素神創造了一只飛鳥,水元素神創造了一頭海獸,火元素神創造了一頭健壯兇猛的公牛,土元素神則創造了一只全身甲殼的陸行生物,命名為“泰拉斯奎”,因為其體型巨大無比,在人類的書籍中往往會再加個后綴,稱之為“泰拉斯奎巨獸”。

    確實如薩瑪斯特所言,泰拉斯奎巨獸并不算危險——至少和另外三個相比起來是如此。它既不會噴火吐電,也不會飛行,更不會施展魔法,行動既遲緩,智商又低下,既跑不快又跳不高,體型固然巨大,但在巫師的眼里,卻也只能算是個超級活靶子。問題在于,這個靶子實在太結實了。

    作為土元素神古蘭巴的造物,泰拉斯奎有遁地之能,可以像索爾怪一樣在土壤巖石中穿行無礙,而且移動速度還會比平時相應提升,非常適合逃跑。但它最大的本事,或者說倚仗,還是有一身結實無比的甲殼,從頭到尾,從背到腹,包裹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這層甲殼能夠反彈一切魔法攻擊,對物理攻擊也有極強的抵抗力,即便是神兵利器也很難打破。而且作為神明造物,它有極強的生命力,即便受傷再嚴重,也能在片刻間恢復過來。

    簡單來說,它就是一個血量超長、防御力超高、自帶魔法反彈光環、回血速度超快,而且還有遁地技能的鐵殼大烏龜。

    “而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早就被封印了吧!

    四個元素神創造的怪獸誕生后,橫行無忌,肆虐大地,它們都是神明造物,力量無窮,不老不死,凡人根本無法對付,引發了無數災難,但最終還是都被制服了。有的被殺死,有的被封印,從世界上消失。據瓊恩所知,最后一個消失的便是泰拉斯奎巨獸,大約是在耐瑟晚期,它被幾名高等精靈巫師給聯手封印了。

    “是被封印了,”薩瑪斯特說,“就在這陰影谷中!

    “可是你干嘛要去打它呢?”瓊恩依然不解。難不成這只巨獸也曾經和魔法女神有一腿,所以被老巫妖列入了情敵黑名單……這種想法實在是太邪惡了。

    “我要取它的腦垂體腺皮,”薩瑪斯特解釋,“作為施法材料!

    “哦,原來‘化身’法術需要這東西嗎?”

    薩瑪斯特看了他一眼,“對,”他說,“施展化身法術,必須要兩種施法材料,其一是成年金龍的胃囊,其二是泰拉斯奎的腦垂體腺皮,兩者缺一不可。要取得腦垂體腺皮,需要剖開它的腦袋,我原本認為這不是問題,但事實是我的預計出現了一點偏差,所以需要你的幫助!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瓊恩問,“如果你都辦不到,我就更不行了吧!

    “我只是需要你的影火!

    原來如此。

    瓊恩明白過來,他思考了片刻,然后問:“報酬是什么?”(未完待續。)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