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奇幻小說 > 陰魂 > 陰影谷篇 第七十六節
    與凡人不同,巫師與巫師之間,自有其隱秘的法則,雖然難以捉摸,甚至無法精確描述,卻是實實在在地存在著。耐瑟瑞爾魔法文明發達,巫師作為統治階層,更是發展出了一整套糅合了巫術效果在內的特殊禮儀。按照耐瑟的規矩,當瓊恩以這樣鄭重的態度向另一名巫師發出請求時,實際上便是向對方做出了一項承諾。這份承諾的內容并不具體明確,但依然是有效的,具備約束力。勉強形容的話,就像是日常生活中,你欠了人家一份人情,那么將來就總要還回來。具體什么時候還,以什么方式還,這個都還不確定,但又確確實實是要還的。

    梅菲斯身陷陰影谷,如今音訊不通,安危未卜,瓊恩心中自然焦慮萬分,但總算還沒有失去基本理智。面對目前這種局面,盲目行動無濟于事,只會把事情越弄越糟,信息的確定、資料的收集、形勢的判斷,以及可能的破解之道,才是目前最應該去做的——而要做到這些,奧嘉萊斯的幫助是必不可少的。畢竟,她有可能是現今世界上對伊瑪斯卡和七秘器最有了解之人,她的丈夫(或者說前夫)歐貝倫極有可能就是一位幸存的奇械師,而且還是皇室。其實在兩人前面的談話中,也已經隱隱暗示了這一點,彼此心照不宣,只是沒有挑明罷了。

    除此之外,她還是位預言師,而且是預言師中的頂級精英。任何有基本魔法學常識的人都知道,在真刀實槍的戰斗中,預言師未必派得上太多用場,但在動刀動槍之前,有一位優秀的預言師在身旁,給你幾句提點,那就像是丞相去陌生的地方行軍打仗,幕僚送上一份“平蠻指掌圖”;就像是勇者去魔王的城堡里探險,女友送上一份“迷宮怪物圖鑒”,能夠帶來的益處,往往大到無法估量。

    正因此故,瓊恩才正心誠意地作出了請求。而奧嘉萊斯點了點頭,示意接受。

    契約達成,接下來的談話就變得順利許多了。奧嘉萊斯也不再繞彎子,直截了當地告訴瓊恩想要的信息。

    “如果只是你一人,想要應付第五器,其實并不為難——因為你是‘翔龍’!

    “唔?”

    “為了盡可能保持內部的團結,七秘器在鑄造時,奇械師就加入了特別的限制。秘器的力量,對外是威能無比,但倘若用以對付皇室奇械師,則就會大打折扣,”奧嘉萊斯說,“同時,第五器原本就是翔龍秘器,而你又正是翔龍,這些因素綜合在一起,導致它對你的壓制和封鎖效果都會被削弱到最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計!

    第五秘器“九重地獄之鼎”最可怕之處,就是它一旦發動,便創造出封閉獨立的“領域”,與外界相隔絕。在外的人無法進入支援,在內的人無法脫出逃離,等于是落入對方設計好的主場,還被套上戰爭枷鎖。但瓊恩能夠因為翔龍的身份自由進出,不受限制,確實是一大優勢。

    話又說回來,這雖然是個好消息,但意義也不是很大。瓊恩倘若能夠只顧自己,也就用不著這么頭疼了。不過從奧嘉萊斯這句話里,他倒是聽出了些蹊蹺來。所謂“越缺乏什么,就越強調什么”,反過來,越強調什么,其實就說明越缺乏什么。當年制作七秘器的奇械師們,居然還要考慮到內部團結的問題,特別作出這種限制——這又意味著什么呢?

    由此看來,后來的皇室內戰,帝國分裂,實非偶然啊。

    “但你若要救人,難度就會高很多,”奧嘉萊斯接著說,“你那位小情人現在已經被困,你想救她,有三種辦法!

    三種辦法?聽起來可選擇的余地很大。

    “愿聞其詳!

    “第一種方法,是強行打破第五器的封鎖效果!

    “如何打破?”瓊恩追問,“是要殺……打敗那位持有秘器的奇械師嗎?”

    他本帶說“殺掉”,突然想起發動第五器的奇械師極可能就是那位自稱凱瑟琳的黑衣少女,便臨時改了口。奧嘉萊斯若有所覺,看了他一眼。

    “對,但是很難,”她說,“第五器一旦發動,領域形成,則奇械師自己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九個平行空間內的化身。要想打破第五器的壓制,就必須進入領域之中,摧毀全部的化身!

    ……這果然很難。

    一身化九,每個的實力都和本體完全一致,只要其中任何一個沒有被摧毀,秘器所形成的領域空間就不會破壞。這簡直就像是一個人有了九條命,比巫妖還妖孽,又是坐鎮主場,還有薩瑪斯特和龍巫教等一群隊友幫忙,如何能殺得過,難度太高了。

    “第二種方法呢?”瓊恩問。

    “第二種方法相對容易,就是堅守,”奧嘉萊斯說,“第五器縱然強大,卻不能永久生效,它是有時間限制的,長短根據奇械師的力量而定,而且也無法連續發動。所以只要你能夠堅持得足夠久,自然就可以全身而退!

    這個辦法確實相對容易,但其實也不簡單。第五器“九重地獄之鼎”,按照奧嘉萊斯的介紹,乃是攻守一體的對軍寶具,爆發力或許不強,持久戰卻正得其所,面對絕對領域的直接壓制、平行空間的分散切割,以及無盡魔軍的人海戰術,誰能有把握一直堅持下來?

    還是先聽聽第三種方法吧。

    “第三種方法,成功率最高,而且難度最低,最為簡潔易行,”奧嘉萊斯看著他,似笑非笑,“只要你魅力足夠,能說服那位奇械師倒戈相向,自己放手,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

    在陰影谷的這段時間,奧嘉萊斯一直是深居簡出,大多數時間都不見蹤影,但身為第一流的預言師,若說她對周圍發生的一切毫無所知,那就太小看她了。當日凱瑟琳闖入巫妖長老的家中,與梅菲斯大戰一場,驚動了提爾教會的守衛力量,鬧出來的動靜非小。奧嘉萊斯當時沒有露面,想必也是在暗中觀察,以她的老辣和見識,看出瓊恩和凱瑟琳之間的因緣羈絆,自然不是什么難事。瓊恩對此其實也有心理準備,但被她突然點出來,還是有些尷尬。就像是和岳母聊天,突然被她揭破自己在外面還悄悄養了個情人——更要命的是,對于這位情人,自己還全無印象,仿佛失憶了。

    “你不認識她?”奧嘉萊斯問。

    瓊恩搖頭。

    “但她似乎認識你呢!

    “好像是吧!

    奧嘉萊斯沉吟了片刻,“那個叫歐凱的炎魔,有沒有告訴過你‘黑暗鳳凰公主與消逝之龍’的傳說!

    “沒有,”瓊恩確實聞所未聞,“那是什么故事?”

    “沒有就算了,”奧嘉萊斯說,“反正也只是傳說!

    “哦!

    話說了一半又縮回去,這種行徑瓊恩自然很反感,而且她前面說到凱瑟琳,又突然提起這個傳說,顯然兩者有關,“黑暗鳳凰公主”大概就是指凱瑟琳,瓊恩對此還是頗感興趣,很想聽聽詳情的。但既然奧嘉萊斯不肯多說,瓊恩如今正有求于她,也就不好追問了。還是先回到正題再說。

    “那么,第五器有什么弱點嗎?”瓊恩問,“或者缺陷之類的?”

    “七秘器”縱然再強大,瓊恩也不相信它就真的是天下無敵,總該是有破綻,有缺陷,有可以對付的辦法的。否則的話,當年伊瑪斯卡帝國早就統一世界了,又何至于最終被神王滅國。就算皇室內戰,“翔龍”遠走,“鳳凰”手里不是還有三件秘器么,照樣也未能力挽狂瀾,拯救危局,可見七秘器固然強,終究也是有其限度的。

    “弱點么,自然也是有的,”奧嘉萊斯說,“前面已經說過,它在設計鑄造的時候,被限定為對外而非對內,如果敵人同是皇室奇械師,受到的壓制效果就會被大大削弱!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就只能從它的‘淵源’上做文章了!

    “淵源?”瓊恩一怔,“什么意思?”

    “你應該看得出來,第五秘器的力量,很大程度上與九層地獄和魔鬼有關!

    “是啊!

    第五秘器的三項威能中,第一項“絕對領域”與地獄無甚關聯,第二項“平行空間”和第三項“無盡魔軍”,則分明都是模擬九層地獄而來,甚至它的名字就是“九重地獄之鼎”。這么明顯的關聯,瓊恩當然不會視而不見。

    “這就是它的‘淵源’,”奧嘉萊斯說,“傳說當年鑄造這件秘器時,奇械師和阿斯蒂摩斯達成了隱秘的契約。九獄之主手持蛇杖親自為它祝福,允許它借用地獄的力量。第五器的威能,大半依賴于此——以我之見,這既是優點,同時也是缺點。如果你能針對這一點想辦法,未必沒有希望!

    “這有什么辦法好想?”瓊恩雙手一攤,“難不成我也跑去找九獄之主,請他看在我的面子上解除契約,收回祝福?我想我的面子還沒那么大!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奧嘉萊斯語氣平淡地說,“我只是提供信息,供你參考而已!

    “……好吧,我知道了!

    面對某個強力無比的寶物,針對它的力量“淵源”著手,在理論上確實是可行的辦法。問題是理論歸理論,和實踐是兩碼事。理論上完全可行的方案,實際做起來被撞得鼻青臉腫的例子,比比皆是。第五秘器的力量,很大程度上來自地獄——知道這一點又如何?就像瓊恩自己說的,他還能去找阿斯蒂摩斯幫忙不成?不好意思,他和那位九獄之主陛下實在不熟,完全沒交情。

    可是,奧嘉萊斯特別提出這點,總非無因吧。

    之前瓊恩已經按照耐瑟巫師的規矩,向奧嘉萊斯提出請求,奧嘉萊斯予以回應,則意味著雙方達成了一項契約。雖然這種契約更近似于一種約定俗成的“禮儀”,并非白紙黑字的嚴謹合同,但它還是有約束力的。奧嘉萊斯或許會隱瞞某些資料,或許會作出某些誤導,但她既然特別提出了“從力量淵源著手做文章”,那就應該是有所意指的,無的放矢的可能性不大。

    可是,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瓊恩還在思索,奧嘉萊斯已經起身離去,中止了這一次談話。------------------------------------------------------說幾句話:第一,禁止在書評區灌水,發無意義的帖子,包括什么“每日來捧場”之類的。我很感謝各位捧場支持,但我更希望看到言之有物的帖子。第二,這本書未必能夠保持多高的更新頻率,但我會一直寫下去,之前既然我都沒有放棄,現在更不會。第三,寫作需要交流,我希望看到書評區積極地討論劇情,評論人物,哪怕是談論設定,這對我的積極性有正面作用——而灌水則正相反。

    ;
公式规律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