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歷史小說 > 明鹿鼎記 > 【0845 皇太極與大玉兒】
    用熱氣球從天上投擲炸彈進行空襲這種戰術并不復雜。r/>

    r/>

    雖然孫承宗等人搞不懂寶軍是如何辦到的,但并不妨礙他們看明白寶軍的意圖,最關鍵是不知道能取得什么效果。r/>

    r/>

    這得看建奴接下來打算怎么辦。r/>

    r/>

    “韋寶這是要用轟炸逼建奴出來,讓建奴用鐵騎沖擊他們的炮陣!睂O承宗道。r/>

    r/>

    萬有孚點頭“不知道韋寶這趟出動了多少大炮?咱薊遼和遼東加起來也不到五十門鐵炮,厚重,射程短,只能打鐵沙子,全部用于守衛一座城池尚可。倘若在這種平坦的開闊地與建奴對陣,五十門炮是派不上多大用處的,建奴的重裝鐵騎防護極其厚重!一會功夫就能沖入炮陣,到時候步兵就等著被砍瓜切菜!眗/>

    r/>

    “韋寶頂不頂得住先兩說,我擔心建奴不會中計,建奴與寶軍對峙時日不斷,一年多斷斷續續互相攻打,就沒有停過。建奴是知道寶軍炮火威力的,不一定會集結重兵從正面沖鋒。如果建奴果然中計,一輪沖鋒被寶軍頂住,建奴扔下上千尸首,不是不可能,這么看來,韋寶并不是無的放矢,他至少有過半的勝算!痹鐭ò欀碱^道。r/>

    r/>

    孫承宗和萬有孚都認可袁崇煥的預判,都暗忖,難怪韋寶堅持繼續賭約,原來是有把握的。r/>

    r/>

    韋寶卻沒有袁崇煥那么樂觀,用望遠鏡看著沈陽城城池上,城池內,以及周邊傳來的斷斷續續的擲彈筒投出的手榴彈的爆炸聲,以及隱隱約約的火光。r/>

    r/>

    “上回在遼南與建奴大戰,主要是皇太極指揮,這回攻打建奴沈陽城,決策者一定是努爾哈赤自己,努爾哈赤向來善于用兵,有勇有謀,不知道會如何應對!表f寶輕聲喃喃自語。r/>

    r/>

    “但愿努爾哈赤能在暴怒之下,派遣大軍無腦殺出來!眳茄┫嫉馈霸俚肝覀冺斪〗ㄅ墓,順利拿到上千建奴首級!眗/>

    r/>

    “打沈陽城這步棋是肯定不會錯的,建奴遷都沈陽城不到一年時間,在這里的統治還很薄弱,如果被我們炮擊,毫無作為,甚至當縮頭烏龜的話,會讓他們在北方抬不起頭!表f寶道。r/>

    r/>

    吳雪霞點頭贊同。r/>

    r/>

    韋寶之所以這么有把握,是基于對努爾哈赤有一定了解的基礎上。r/>

    r/>

    靠十三副遺甲起兵的努爾哈赤,統一女真橫掃東北,還敢叫板大明,他靠的是神勇無敵,更是智謀無雙。r/>

    r/>

    努爾哈赤十歲時,母親去世,因為遇上一個很刻薄的繼母,所以在十九歲時不得不分家獨自生活。r/>

    r/>

    努爾哈赤以挖人參、倒買倒賣等方式為生。r/>

    r/>

    為了賺錢,他游走于各個民族商人之間,從而在商貿中學會了蒙古語和一些簡單的漢語。r/>

    r/>

    努爾哈赤喜歡讀《三國演義》和《水滸傳》等著作,從中參悟到諸多謀略。r/>

    r/>

    因父祖被明朝誤殺,努爾哈赤遏制不住熊熊燃燒的怒火,便以先人留下的十三副盔甲聚眾起兵,希望有朝一日能報仇雪恨,從而開始了建國稱汗、征戰一生的金戈鐵馬之路。憑借十三副遺甲就敢起兵,r/>

    r/>

    努爾哈赤在世人的眼中,是雄心萬丈的英雄,還是不懼以卵擊石的莽漢。r/>

    r/>

    努爾哈赤起兵時收整舊部,加上新收部眾共有數十人。r/>

    r/>

    因為人少勢單,無法與擁兵百萬的大明王朝抗衡,努爾哈赤只得暫時將為祖父、父親復仇之事暫放一旁,慢慢擴充實力。r/>

    r/>

    萬歷十一年,1583年五月,努爾哈赤因無法與大明對抗,便將矛頭直指與自己父祖之死脫不了干系的尼堪外蘭,率兵攻克尼堪外蘭所在的圖倫城,但尼堪外蘭預知消息,逃離圖倫躲到甲版城。r/>

    r/>

    八月,努爾哈赤為了斬殺尼堪外蘭,集中力量全力攻打甲板城,尼堪外蘭再次聞風而逃,躲到撫順附近的鵝爾渾城。努爾哈赤未能如愿抓到尼堪外蘭以報父祖之仇,只得收編尼堪外蘭部眾后返回。r/>

    r/>

    萬歷十二年,1584年正月,軍力稍強的努爾哈赤經過充分準備之后輕易攻克兆佳城。r/>

    r/>

    第二年,1585年二月,努爾哈赤連戰連勝,攻克蘇克蘇滸部、董鄂部,使自己的勢力得以逐日壯大。r/>

    r/>

    之后,努爾哈率領七十兵士攻打哲陳部的界凡城,但因界凡城早有提防,再加上自己兵力不足,未能如愿攻克。r/>

    r/>

    在回師途中,有四百追兵趕來。努爾哈赤不懼其眾,單騎回馬迎敵,一刀將追在最前面的訥申劈為兩段,又一箭射死巴穆尼。r/>

    r/>

    追兵見主帥陣亡,不免心生畏懼,又被努爾哈赤的假伏兵嚇暈了頭,雖然人多卻沒有膽兒大的,都作了縮頭烏龜不敢再追。r/>

    r/>

    四月,努爾哈赤率八十士卒再次征伐哲陳部,途中遭遇五城聯軍八百來人。r/>

    r/>

    面對十倍于己的敵軍,努爾哈赤不懼敵眾,帶領幾名弓箭嫻熟的膽大部下射殺敵軍二十余人。r/>

    r/>

    敵軍雖多,但被努爾哈赤等人的利箭射蒙了頭,紛紛丟盔棄甲,亡命奔逃。r/>

    r/>

    努爾哈赤一方見此情形,軍威大振,努爾哈赤趁機帶領區區幾十人乘勝追擊,竟然打得幾百人大敗潰逃。r/>

    r/>

    萬歷十四年,1586年,努爾哈赤攻克鵝爾渾。r/>

    r/>

    面對努爾哈赤的步步緊逼,尼堪外蘭是苦苦苦思索卻毫無還手之力,只好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狼狽不堪地逃到明朝領地尋求庇護。r/>

    r/>

    萬歷十五年,1587年,努爾哈赤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準備之后,再次向哲陳部發動攻勢,殺寨主阿爾太之后,又派額亦都率軍前去攻打巴爾達城。r/>

    r/>

    額亦都帶領軍隊頂風冒雪,連夜狂奔,趁守軍毫無防備之機,借著夜色的掩護突襲巴爾達城,出人意料地一舉成功。r/>

    r/>

    隨后,努爾哈赤領兵攻打洞城,城主扎海被努爾哈赤的氣勢嚇得差點兒屁滾尿流,自知自己絕對不是努爾哈赤的對手,為了不被趕盡殺絕,只好放棄抵抗投降努爾哈赤。r/>

    r/>

    至此,努爾哈赤終于在一次又一次的攻伐之后如愿吞并了整個哲陳部。r/>

    r/>

    萬歷十六年,1588年九月,蘇完部、董鄂部、雅爾古部三部軍民不愿步哲陳部的后塵,不希望自己像哲陳部一般被努爾哈赤打得城破人亡最終無路可逃之后只得投降,便主動歸附努爾哈赤,使努爾哈赤勢力大增。隨后,努爾哈赤率軍攻打兆佳城,斬殺兆佳城的城主高奏凱歌。r/>

    r/>

    同年,努爾哈赤如愿攻克完顏城,終于使整個建州女真都歸入自己的麾下。r/>

    r/>

    從萬歷十九年,1591年正月開始,努爾哈赤開始了新的擴張之路,一路向東攻取鴨綠江路。r/>

    r/>

    萬歷二十一年,1593年末,努爾哈赤馬不停蹄相繼征服珠舍里路和訥殷路,將長白山部一口吞下。r/>

    r/>

    萬歷二十一年,1593年九月,正當努爾哈赤攻打長白山還未得手之時,海西女真葉赫部看準努爾哈赤后方空虛的千載良機,聯合烏拉、輝發、哈達及蒙古科爾沁等8部向建州發起猛烈攻擊,希望一舉擊垮建州斬殺努爾哈赤的囂張氣焰。r/>

    r/>

    但努爾哈赤身經百戰,經驗、謀略皆在無數次戰斗中迅猛成長,勢力也是與日俱增,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只有區區幾十兵士的小人物,他不懼其眾,暫停進攻長白山,集中兵力在古勒山大戰9部聯軍主力,再次將“大獲全勝”寫入他的輝煌征戰史冊。r/>

    r/>

    由于海西勢力強大,一時之間難以征服,努爾哈赤在深思熟慮權衡利弊之后采取遠交近攻的策略,先是拉攏勢力強大的對手,然后逐步從弱小的對手開始蠶食吞并。r/>

    r/>

    萬歷二十四年,1596年七月,努爾哈赤將布占泰推上烏拉首領的位置,并娶布占泰之妹為妻,以此拉攏烏拉。r/>

    r/>

    萬歷二十五年,1597年正月,努爾哈赤又與葉赫首領進行聯姻,這一舉措既拉攏了葉赫,又使哈達部和輝發部處于孤立的境地。r/>

    r/>

    萬歷二十七年,1599年九月,努爾哈赤以背盟為由,出兵滅掉孤立無援的哈達部。r/>

    r/>

    海西女真的分化削弱,使努爾哈赤得以騰出手來全力進攻東海部。r/>

    r/>

    從萬歷二十六年,1598年初至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末,在長達接近二十年的時間段中,努爾哈赤不斷進攻東海,使東海每況愈下,丟城失地成了家常便飯。r/>

    r/>

    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努爾哈赤為了便于擴大勢力范圍,遷都到赫圖阿拉。r/>

    r/>

    萬歷三十五年,1607年正月,東海女真蜚悠城主不堪忍受烏拉的百般凌辱,前來投奔努爾哈赤,并詳細向努爾哈赤述說了其部在烏拉布占泰處遭受百般羞辱的屈辱經歷。r/>

    r/>

    努爾哈赤聽后大怒,滿口答應蜚悠的投奔請求,并命令幾名將領率領三千兵馬即刻趕至蜚悠城收服部眾。r/>

    r/>

    布占泰獲知這一情況后,立即派出萬余兵馬進行截擊。r/>

    r/>

    當時大雪紛飛,努爾哈赤的軍隊分兵保護投奔的部民后,由二百精兵與烏拉軍先鋒在烏碣巖展開廝殺,隨后出其不意地由每支五百多人的兩支部隊從兩翼進行包抄夾擊,致使烏拉軍陣腳大亂,一敗涂地。r/>

    r/>

    不久之后,努爾哈赤命令褚英、代善等率領五千兵馬再攻烏拉的宜罕山城,大獲全勝。r/>

    r/>

    同年十二月,努爾哈赤在嚴冬的寒風中率領五子莽古爾泰和八子皇太極親征烏拉,一路勢如破竹,如入無人之境,連克河西六城后,不多時日便兵臨烏拉城下。r/>

    r/>

    布占泰見努爾哈赤聲勢浩大,自己難以抵御,只得乞和。r/>

    r/>

    萬歷四十一年,1613年正月,努爾哈赤找了個背盟的理由,率三萬大軍浩浩蕩蕩打往烏拉。r/>

    r/>

    努爾哈赤軍攻城拔寨,連下三城。r/>

    r/>

    上次吃了虧的布占泰已經進行了全面準備,率軍三萬駐守伏爾哈城,與努爾哈赤進行大決戰,結果天不助布占泰,烏拉兵敗如山倒,損兵兩萬余人。r/>

    r/>

    努爾哈赤率領的建州軍馬不停蹄直奔烏拉城,用土包拋到烏拉城墻下,使土包與城墻高度平齊,建州軍踏著土包如履平地登城而入。r/>

    r/>

    布占泰見大勢已去,不得不拋下子民家室單騎投奔葉赫逃亡而去,烏拉由此墜入滅亡的深淵。r/>

    r/>

    萬歷四十一年,1613年,努爾哈赤先后三次向葉赫索要布占泰,但葉赫自以為兵精將廣,對努爾哈赤不予理睬。r/>

    r/>

    九月,怒不可遏的努爾哈赤親自率領四萬大軍攻打葉赫,發誓要一舉蕩平葉赫。r/>

    r/>

    連年征戰的建州軍兵鋒強勁,一路攻城拔寨,兵鋒直逼葉赫的東西二城。r/>

    r/>

    葉赫見努爾哈赤兵力強大,自己獨自難以招架,便立即向明朝求援,獲得明朝救兵千人帶著當時先進的火器進駐葉赫幫助防守。r/>

    r/>

    努爾哈赤忌憚明朝火器的威力,便焚燒掉葉赫子民的廬舍之后,攜帶葉赫的降民返回建州。r/>

    r/>

    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七月,努爾哈赤乘葉赫與蒙古聯姻之機,發兵三千,準備蕩平葉赫,但由于明廷的再次干涉,再加上自己準備不足,一時之間難以組織大規模的進攻,只好息兵罷戰,等待更好的時機出現。r/>

    r/>

    萬歷四十四年,1616年,努爾哈赤在連年征戰攻城略地無數之后在赫圖阿拉建立“大金”(后金),憑百戰成神而成為大汗,定年號為天命,以此宣城自己稱汗為天命所歸。r/>

    r/>

    此時的努爾哈赤已經攻占了大部分女真部落,勢力范圍已非昔日可比,但這一巨變并未引起大明的足夠重視,此時的大明對努爾哈赤的野心還不以為然,還以為努爾哈赤不過是北方的一只聽話的小綿羊而已。r/>

    r/>

    天命三年,1618年4月13日,努爾哈赤在盛京舉行了規模盛大的誓師大會,然后率步騎2萬向明朝邊境發起以復仇為借口的大規模進攻,開啟了征討明朝的浴血攻伐之路。r/>

    r/>

    撫順等地的接連失陷,這才讓不以為然的明神宗感到事態嚴重,認識到努爾哈赤已經對大明構成了極大的威脅,這才決定出兵遼東,希望蕩平后金。r/>

    r/>

    但由于當時的大明已經積貧積弱良久,一時難以征集足夠的糧餉,所以,雖然多半援軍到達沈陽,但卻出現了士卒爭相逃亡的不利局面、再加上將帥互相扯皮不休,致使進攻無疾而終。r/>

    r/>

    天命四年,1619年二月,大明抵達遼東的援軍逐漸達到8萬余人,加上葉赫兵、朝鮮兵1萬多人,分兵四路大舉圍剿后金,終于邁出了蕩平后金的步伐。r/>

    r/>

    但將十萬兵馬分兵四路,為大決戰埋下了禍根。r/>

    r/>

    努爾哈赤聞訊后,在吉林崖筑城屯兵,嚴陣以待。r/>

    r/>

    四路明軍出動之前,作戰企圖就被后金刺探得知。r/>

    r/>

    老謀深算的努爾哈赤臨危不懼,決定集中優勢兵力、逐路擊破各路明軍。r/>

    r/>

    二月二十九日,努爾哈赤乘其他幾路明軍進展遲緩還未到達的良機,集中八旗優勢兵力,迎擊孤軍深入的明西路杜松軍。r/>

    r/>

    三月初一,努爾哈赤親率4萬5千人進攻杜松軍,致使孤立無援的杜松軍全軍覆沒,使杜松軍的剿滅計劃成了被剿滅計劃。r/>

    r/>

    努爾哈赤大勝之后,隨即轉鋒迎擊大明北路軍,明北路軍如杜松軍一般一觸即潰,只剩下主將率數騎逃回開原,其余部分如刀下西瓜般都成了亡魂。r/>

    r/>

    正在路上準備支援的葉赫軍聽聞明軍大敗,被嚇成縮頭烏龜急忙撤回葉赫暫避鋒芒。r/>

    r/>

    明朝南路軍因所走之路崎嶇難行,行動遲緩推進困難,未能按期到達赫圖阿拉。r/>

    r/>

    一路跋山涉水進展緩慢的南路軍因不知西路、北路兩路大軍已經大敗,仍不知死活地按原計劃向北推進。r/>

    r/>

    努爾哈赤擊敗明朝北路軍后,稍作整頓,便立即快速南下,迎擊大明南路軍。r/>

    r/>

    三月初三,努爾哈赤設計引誘南路軍輕裝急進。r/>

    r/>

    三月初四,明南路軍遭到努爾哈赤伏擊,全軍覆沒。r/>

    r/>

    坐鎮沈陽的楊鎬,掌握著一支機動軍隊,但對北征軍隊未作任何策應。r/>

    r/>

    及至前面幾路大軍慘敗后,才在措手不及中于三月初五慌忙急調僅存的一路北征軍回撤。r/>

    r/>

    回撤時,草木皆兵的明軍被后金哨探在山上發出的鳴螺聲嚇得丟盔棄甲、自相踐踏,死傷無數,未見一名金兵卻被以為就要趕到的金兵嚇得大敗,完美地詮釋了草木皆兵。r/>

    r/>

    短短幾天,十萬大軍慘敗,所剩無幾。r/>

    r/>

    歷史的天平向努爾哈赤傾斜。r/>

    r/>

    之后,努爾哈赤智取開原和鐵嶺,書寫了攻城略地如探囊取物般的神話。r/>

    r/>

    同年八月,努爾哈赤親率大軍圍困葉赫部東西二城,斬殺葉赫首領。r/>

    r/>

    孤立無援的葉赫最終在努爾哈赤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中灰飛煙滅,退出刀光劍影的歷史舞臺。r/>

    r/>

    天命七年,1622年,努爾哈赤屢戰屢勝先后奪取明朝廣寧、義州、錦州、大凌河等四十余城堡。r/>

    r/>

    天命十年,1625年三月,后金正式將都城遷到沈陽。r/>

    r/>

    在統治遼東期間,后金軍一次又一次地在征戰中進行血腥殺戮,使遼東人民陷入朝不保夕的悲慘命運之中。r/>

    r/>

    正在沈陽城內的府中,處于睡夢中的皇太極被驚醒,一下子坐了起來。r/>

    r/>

    皇太極身邊的小妻子大玉兒也坐了起來,“什么聲音?哪兒的炮聲?”r/>

    r/>

    皇太極自然也弄不明白,大聲向外面叫“出了何事?”r/>

    r/>

    底下人回答道“回貝勒,不知何事,好像沈陽城正在遭受攻擊,南邊幾處有火光!”r/>

    r/>

    皇太極一邊問,一邊已經披衣起身了,幾個大步到了屋外,只見南邊城池的確已經有好幾處著火,并且天上仍然不斷用亮點落下。r/>

    r/>

    落的速度不快,落下之后甚至還要等一會,然后是轟的一聲,火光和濃煙同時散出。r/>

    r/>

    皇太極勃然大怒“快去查清楚,什么人敢打我盛京城!”r/>

    r/>

    “是,是。貝勒!钡紫氯藝樀眠B滾帶爬下去。r/>

    r/>

    這時候大玉兒也穿戴好旗袍出來了,“貝勒爺,不必查了,除了寶軍,還有誰有這種本事?時間緊迫,趕緊召集議事,商議對策!眗/>

    r/>

    皇太極覺得有道理,的確,遼東的明軍是沒有本事打到沈陽城來的。r/>

    r/>

    “你們,快去通知所有在京謀臣武將入宮議事,一個人都不要漏掉!被侍珮O焦急的傳令。r/>

    r/>

    幾個人一起跪下,然后小跑著去了。r/>

    r/>

    “還真的想見一見這個韋寶是何許人,他今年才十五歲!”皇太極喃喃自語道。因為盛京城的防務歸他負責,所以在努爾哈赤還沒有傳召他之前,皇太極需要提前幫大汗將這些事情做好。r/>

    r/>

    “貝勒爺不是早就見過韋寶嗎?聰古倫格格不是還與韋寶有書信來往嗎?他們之間的書信,我基本上都看過!贝笥駜弘m然只有十二歲,和聰古倫格格年紀相仿,卻要成熟的多,北方吃肉食,身材雄偉,看上去已經像是十六七歲的成熟女人了。r/>

    r/>

    聰古倫格格則因為得到父汗和哥哥皇太極的寵愛,還是少女的情懷。r/>

    r/>

    “見是見過,但當初這個韋寶狡猾的很,裝成小廝模樣,可笑的是我還雇傭他,想收買他當我大金的細作!被侍珮O說罷苦笑一下,“我想看看韋寶恢復成一方霸主之后是什么樣子!一個才十五歲,白手起家,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拉起這么大一支人馬,甚至將我金軍勇士們趕出遼南,甚至在遼南站穩了腳跟,現在還能進攻我盛京城,真是可怕!”r/>

    r/>

    大玉兒聞言默然點頭“的確很厲害,厲害的人,似乎都是很小的年紀就成就了事業,我也想見一見這個韋寶!眗/>

    r/>

    “對了,韋寶還在和聰古倫通信?”皇太極一邊看著遠處的天空中斷斷續續落下的亮點,以及盛京城城頭的爆炸聲和濃煙火光,一邊問道“你覺得韋寶喜歡聰古倫?”r/>

    r/>

    “不知道是真的喜歡還是假的喜歡,韋寶似乎對聰古倫格格不錯!贝笥駜簾o法判斷,所以回答的很保守。r/>

    r/>

    皇太極嘆口氣“先不管這事了,聰古倫與韋寶是沒影的事兒,就算大汗肯招韋寶當女婿,咱們也給不起韋寶要的!”r/>

    r/>

    “不錯,韋寶的實力已經不弱,要給就得給天下,大汗不會考慮的。就算給韋寶一旗旗主,韋寶都未必放在眼里!贝笥駜狐c頭道。r/>

    r/>

    “絕對不會放在眼里,八旗加上漢人和蒙人,才多少人?韋寶的地盤已經六七百萬人!咱們合在一起不足百萬!被侍珮O說著回屋穿衣服。r/>

    r/>

    大玉兒幫皇太極穿戴齊整。r/>

    r/>

    這時候有人回稟“貝勒爺,大汗說不在宮里面議事,所有人一起去南城門!”r/>

    r/>

    “知道了!”皇太極答應一聲,同時大驚“不可啊,寶軍正在用炮轟南城門,那邊危險!眗/>

    r/>

    下人沒有回應,誰能管到大汗要去哪兒?r/>

    r/>

    “我走了!”皇太極也知道無法改變努爾哈赤的決定,急急對大玉兒道。r/>

    r/>

    “我也要一起去!贝笥駜杭泵Φ。r/>

    r/>

    因為深得皇太極寵愛,努爾哈赤也挺喜歡聰明伶俐,并且還能出謀劃策的大玉兒,所以大玉兒才這么說。r/>

    r/>

    要是漢人那邊就不可能了,滿人這邊沒有那么多規矩。r/>

    r/>

    皇太極道“胡鬧,這是打仗!你也同去,別人如何看我?大汗議事還帶著妻妾?”r/>

    r/>

    “我又不是沒有去過,上回大汗準許我參與議事!贝笥駜簣猿值。r/>

    r/>

    “行吧!被侍珮O道“那你換戎裝!”r/>

    r/>

    “是!”大玉兒見皇太極答應了,欣喜的去換衣服。倘若不是寶軍正在攻打盛京城,大玉兒會更加高興。r/>

    r/>

    盛京城此時已經是大金都城,盛京城被攻打,就等于有人抓著大金國的衣領子狠狠的扇大金國的耳光。r/>

    r/>

    大玉兒很快換好了衣服隨皇太極出門。r/>

    r/>

    這時候聰古倫帶著貼身侍女莫雅琪過來了,兩女已經換好了戎裝。r/>

    r/>

    皇太極皺了皺眉頭“你來做什么?”r/>

    r/>

    “阿哥,是不是韋寶帶兵攻打盛京城?我要去見他!甭敼艂惛窀裱廴t紅的道。r/>

    r/>

    韋寶并沒有敢將當初聰古倫和自己見過韋寶的事情告知大汗,要是大汗知道自己曾經有那么好的機會殺掉韋寶,而將這么重要的對手,眼睜睜的從手邊放跑了的話,不知道會如何處置自己。r/>

    r/>

    “胡鬧,快回去睡覺!被侍珮O心煩意亂的呵斥道。帶著寵愛的側福晉大玉兒沒有問題,皇太極知道大玉兒足智多謀,城府很深,還能幫自己討得父汗的歡心,而聰古倫就不同了。r/>

    r/>

    生怕聰古倫亂說話。r/>

    r/>

    “阿哥,我知道你怕我說出來咱們認識韋寶的事情,我保證不說,現在強敵來犯,又一直在放炮,我能睡得著嗎?你不讓我去,我也要去的。我要和父汗在一起!甭敼艂惛窀翊舐暤。r/>

    r/>

    皇太極拿聰古倫格格沒有一點辦法,只得道“切記,切莫說出你與韋寶的事情!否則父汗饒不了咱們!韋寶已然是咱們大金國的死敵,并且是大金國最大的對手,比大明朝都有過之而無不及!”r/>

    r/>

    皇太極沒有駭人聽聞沒有夸張,建奴內部的確是這么認為的,基本上已經達成了共識。r/>

    r/>

    因為明朝邊軍立足于防守,根本不具備任何威脅,如果一只待宰的羊羔,想什么時候殺一兩只,就可以去殺一兩只。r/>

    r/>
公式规律区